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五十二章 捉弄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7-25 22:00|字數:2099

月上中天,皎潔溫柔,柔和的月光把夜晚烘托出一片平靜與祥和,月亮的光落在樹丫上,落下斑駁的黑影,零星的像是碎條兒掛在樹丫上一般。

明明景色一如往日的美好,可是自己的心卻沉到了谷底。

石桂清輕輕地抱著方瀚博,在方瀚博的懷里,抬起頭,帶這些遲疑和憂郁,慢慢的,試探性問他:“瀚博,如果我們沒有孩子怎么辦?”

方瀚博搖了搖頭,緊緊地保住了石桂清,心沉浸在這片美景之中,覺得石桂清的問題是她想太多了,笑了一下,說道:“怎么可能?”

石桂清有些緊張,抱著方瀚博的手收緊了些,然后有些慌張的追問道:“我說萬一呢,你又那么喜歡孩子。”

方瀚博以為石桂清只是嬌嗔的害羞了,于是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親昵的說道:“你想什么呢?這種情況不會發生。”

石桂清心里有些失望,看著方瀚博,仍然有些不甘心的問道:“要是發生呢?”

方瀚博手扶上石桂清的背,一下又一下,輕輕地拍著,以為石桂清胡思亂想想得太多了,話語中帶著些笑意,安撫道:“別胡思亂想。我們一定會有孩子的會有很多可愛的孩子圍著你叫媽媽,拉著我喊爸爸,我們會被煩死的!”

石桂清欲言又止,抬起頭看向方瀚博的瞬間一滴淚水從眼角滑落,她將頭*方瀚博的胸膛,不讓他看見自己的淚水。

畫面和記憶有回到了那個難忘的一天,淠史杭工程完工,方瀚博即將返鄉,石桂清推嚷著讓方瀚博坐上了返鄉的客車,騙了他,說自己會和快就會去找他。

只有智桂清自己知道,不會了,不管方瀚博怎樣的等待,怎樣的期盼,他都不會在等來自己。

石桂清看著載著方瀚博的客車遠去,揚起陣陣塵土,強忍淚水。

客車消失在轉彎處。

石桂清看著方瀚博越來越遠的身影,終究還是沒有堅持住,蹲在了地上,開始放聲痛哭起來。她哭得那么悲痛,以至于路人都擔心的詢問她發生了什么,石桂清蹲在地上,眼淚滴落在塵土里,手指緊緊的扣緊狡辯的泥土,她不想放棄方瀚博的,可是卻不得不離開他,為了方瀚博,他還是那么年輕,還是那么有前途,有大把的美好時光。

回到家里,石桂清坐在書桌前,寫下信件,一筆一劃,都是方瀚博自己寫的字,眼淚落在紙上未干的墨上散開。

在方瀚博喝石桂清分別后的日子里,他回到城市里,找到了工作,慢慢回到了往常的生活。他一直等著,等著那一天,那個眉眼帶笑,眼神無比清澈的少女會看著自己,放出明媚的笑容,對自己大聲的笑著,和自己說:“瀚博!我來了!”

這天,方瀚博走到家門口,見到郵差在他家門口敲門,他心中一喜,期盼著哪怕石桂清沒到,給自己一個信件告訴自己什么時候可以再見到她也好,他快步走上前去。

郵差對著門里,大聲的喊道:“有方瀚博的信!”

方瀚博開心的揮了揮手,說道:“這!”

郵差騎著自行車慢悠悠的離開。

方瀚博看著信封上石桂清娟秀的字跡,心中激動得不能自己,還沒進屋,就迫不及待的拆開信封,拿出信看起來。

“瀚博,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離開舒城。原諒我以這樣的方式向你告別。你曾經問我為什么要那么拼命干活建設淠史杭,我卻一直沒告訴你原因,你從小在城里長大,無法體會到我們那樣的生活。我從小家住在杭埠河岸邊,常年受水患,自幼就飽嘗旱澇災害,我的家人也在水患中被活活餓死,因此我比別人更清楚建好淠史杭,對我們老百姓的意義有多么重大。我知道你對我是真心的,但是我因為在工程建設期間長期泡水,已經無法生育。我知道你很喜歡孩子,可我注定無法為你生下一兒半女,所以我選擇和你分開。瀚博,我相信以后會有個好女人和你一起組建家庭,撫養兒女。不管我身在何方,我都祝福你。 桂清。”

方瀚博本來帶著滿懷希望的心情,打開這封遠道而來的信件,看完了全部內容后,卻難以相信,他的眼睛在眼眶中轉了又轉,一時間想說什么,又不知道該怎么做,用拳頭用力砸了一下墻,然后放下信,立刻跑出去。

方瀚博搭了最快的一班客車,窗外月色皎潔,夜空掛著一彎明月,在月光的照耀下萬物都顯得那么神秘。

空中清碧到如一片海,略有些浮云,仿佛有誰將粉筆洗在筆洗里似的搖曳,月亮注下寒冷的光波來,像是一面新磨的鐵鏡。悄然無聲的夜是靜的,月亮在高空慢慢移動著,發出玉石般的光芒,柔和而又清幽。

只是夜色雖然寧靜,方瀚博的心卻波濤洶涌,他看著車窗上倒映的自己的樣子,恨不得車上翅膀,飛去石桂清身邊問問她到底為什么。

方瀚博一下車,就撒腿飛奔到石桂清的家門前,在石桂清家門口拼命的敲門。

“咚咚咚”,方瀚博用力敲著門,仿佛再用力些,就可以砸開這道,也可以把阻攔在他和石桂清之間的悟性的門也一起砸開,他大喊著:“桂清!桂清!”

可是,任憑方瀚博在門外怎樣的敲著門,連手都敲紅了,都沒有人來開門。

知道方瀚博慢慢沒了力氣,筋疲力盡,他靠著門,慢慢的滑落下去,坐在門口,低垂著頭。方瀚博的嘴唇喃喃的說著:“桂清,我們也可以不要孩子,只要我們在一起。”

他說著,拿起拳頭,在門上沒有力氣的一下一下的輕輕的捶打著,眼中落下了淚水,他明白了當初為何石桂清會那樣一遍又一遍的詢問自己,這個傻姑娘,自己明明后來和她說過,哪怕不要孩子,只要自己和她,兩個人,在一塊兒,只要他們在一起。

相約白頭,卻最后走失在了現實的道路上,方瀚博嘴里不停的喃喃著:“造化弄人......”,他貼在石桂清家門上,仿佛可以感受她最后的氣息,自己咕噥著,說道:“造化弄人啊......”。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