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五十一章 曾經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7-24 21:00|字數:2038

方瀚博垂著眼睛,石小葦看不出他的表情,方瀚博對石小葦輕聲說道:“你先去外面等我,我想和你媽單獨呆會兒。”

石小葦慢慢的離開,方瀚博回頭,看著石小葦走遠。

然后方瀚博緩緩在石桂清墳前蹲下,一手扶著墓碑,就像扶著石桂清的肩膀。他低著頭,沉默了良久。然后才慢慢抬起頭,露出了和當年一樣的笑容,和善,明朗,帶著無限的溫柔。

看著月色是這樣的柔和,思念卻是如此的沉重,淡淡的,靜靜的,石桂清清秀的面龐在他的腦海里像洪水般席卷而來,仿佛她的氣息還在身邊,不曾離去。方瀚博常常幻想石桂清還在身邊,假裝那美好的時光不曾揮手告別,但終就逃不過命運的齒輪。

方瀚博看著照片上的石桂清,她依然是那么清秀,即使已經老了,眼中也仍然十分清澈,仿佛有著和善的光亮,他沉聲,帶著笑意,輕柔的說道:“我會幫你一起守住這個秘密。”

方瀚博從口袋里掏出一封老舊的信件,然后點燃。

信件遇到了火,開始慢慢燒了起來,方瀚博看著火苗,撫摸墓碑上桂清的照片,照片上的桂清淡然的笑著,一如初見。

天空永遠那樣深邃,幾乎只有極少的時候,連綿不絕的大山之巔才會顯現幾道銀河。這些銀河在秋陽的照映下,轉眼間變成一道道銀屑鋪展成的康莊大道,或在山嶺間一抹火紅的馬纓花的映襯下,可以清晰看見冰山與火焰交融的畫面。

當年。

石桂清有些緊張的坐在醫生邊上,手緊緊捏著衣角,有些局促不安,看見醫生眉頭緊鎖,心里越來越慌張。

石桂清有些按捺不住了,湊過身子,問著醫生道:“醫生,我這到底是什么情況啊?”

醫生搖了搖頭,看了一眼石桂清,嘆了口氣,說道:“哎……像你這種幾個月沒來生理期的情況,在工地上也不是第一例。結合你之前因為在工程建設過程中,長期泡在水里的情況來看,你是閉經了。”

石桂清有些愣住了,她沒想到自己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有些語無倫次起來:“閉……閉經?”

醫生閉著眼睛點點頭,隨后轉過身去,背對石桂清,仿佛不忍心看見石桂清一臉失魂落魄的樣子,也不忍心宣布她們之后的病情。

石桂清有些不安,看見醫生背過身去,有些猶豫的準備站起身,說道:“那我……”

石桂清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病例,剛準備起身,忽然聽見醫生沉痛的聲音說道:

“你將終身無法懷孕。”

石桂清仿佛自己的世界天崩地裂,渾身的力氣像是被抽走了似的,一下子癱坐在椅子上,嘴唇都有些顫抖,目光呆滯。

出了醫生的診所,石桂清六神無主的走在工地上。

方瀚博看到石桂清,停下手中的活。對石桂清招了招手,大聲的叫道:“桂清!”

石桂清沒聽見,拖著沉重的步伐,繼續往前走。方瀚博看見石桂清仿佛被抽了魂似的,有些擔心。他又大喊了一聲:“桂清!”

石桂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剛剛醫生的話在她的腦海中不停地回旋,石桂清走在路上,只覺得渾身冰冷。還是沒聽見方瀚博的叫聲,依舊往前走。

方瀚博看到石桂清托尼蓋尋常的反映,幾家茫茫的跑到石桂清面前,伸出手擋住了石桂清的去路。

石桂清被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方瀚博嚇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險些摔倒。

方瀚博把手放在石桂清眼前揮了揮手,關心的看著石桂清,問道:“怎么了?怎么跟失了魂似的。

石桂清目光閃躲。”

石桂清點了點頭,勉強對方瀚博笑了一下,解釋道:“哦,在想事情。”

方瀚博知道石桂清的反映有些奇怪,于是湊近了石桂清,關切的詢問著說道:“想啥呢?你今天不是身子不舒服去看醫生了嗎?醫生怎么說?”

石桂清停頓了一下,一下子有些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怎么回答,說道:“醫生,醫生說……我可能……不……”

這時,一個小女孩突然撞到了方瀚博的腳邊,打斷了石桂清的話。方瀚博心疼的看著摔倒的小姑娘,輕輕扶起小孩,想幫她拍一拍身上的塵土,但是小女孩還是立即跑走了。

方瀚博看著小女孩跑遠,覺得十分可愛,于是“嘿嘿”一笑,拉起石桂清的手,看著石桂清笑著說道:“這小姑娘長得多俊,以后我們的孩子一定也是個美人胚子。”

石桂清生生咽下想說的話,對著方瀚博微微笑了一下,想要壓下自己的心事,卻看著方瀚博幸福的笑容,心中更加酸楚起來。

方瀚博卡著小女孩越來越遠的背影,還是自顧自的憧憬著以后的日子:“如果以后我們也生女兒,就讓她和你學唱廬劇。”

方瀚博不知道自己想到了什么,居然“嘿嘿嘿”的傻笑起來。

石桂清的心里難受的想哭,她的面色有些難看,想說什么,卻話到嘴邊,還是咽下去了。

方瀚博回過神來,對石桂清笑了一下,問道:“你剛說醫生咋說的?”

石桂清對方瀚博露出了丹丹的笑容,可是笑意卻沒有達到眼底,她低著頭,用手理了一下又發, 掩飾自己心里的慌亂,輕聲說道:“醫生說我沒事。”

方瀚博舒了一口氣,仿佛心里的大石頭終于放下了,拍了拍石桂清的肩膀,笑著說道:“沒事就好。”

石桂清漸漸放慢了腳步,慢悠悠的走在方瀚博身后,看見方瀚博仿佛還在想象著以后的孩子而“呵呵”的傻笑著,不覺的面色開始凝重起來。

記憶飛快的轉動著,

這天的花田中,夜,剛剛暗下來,濃霧層層彌漫、漾開,熏染出一個平靜祥和的夜,白霧在輕柔月光和路燈的照耀下,便染成了金色。月光下,樹葉兒“簌簌”作響,仿佛在彈奏著曲子,婉約而凄美,悠深而美妙,那跳動的音符仿佛是從朦朧的月色中躍出來的,令人陶醉。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