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四十九章 無心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7-22 21:00|字數:2065

身邊坐著石桂清,微風拂過,她身上干凈的皂角香味若有若無的飄進他的鼻間,石桂清看著大屏幕,一副專心致志的樣子。

方瀚博無心看電影,悄悄地,自以為石桂清沒有發現的,把屁股一點點朝石桂清的方向移動。剛開始的時候他移過去一點,石桂清的余光瞥他一眼,然后就故意移開,兩個人就這樣,你靠近,我就往后挪,你靠近,我就往后挪,方瀚博一直移到到板凳的末端。

坐在他們身后的男人,受不住前排兩人挪來挪去擋視線。伸手拍了拍方瀚博的肩膀,有些不耐煩的對方瀚博說道:“能不能別動了?看個電影磨嘰啥啊?動來動去。”

方瀚博轉過頭,目不轉睛的看著石桂清,石桂清知道他在看自己,只是一味的低頭看著自己的衣角,一只手按在板凳上不讓方瀚博再靠近。方瀚博假裝抬頭看電影,卻偷偷將手伸過去,牽起了石桂清的手,緊緊握住。

晚風吹過,石桂清的臉紅得發燙,她的心開始“撲通、撲通”的跳著,眼前的電影畫面仿佛開始變得模糊,不禁臉兒變得電影聲音和音樂聽不清,連耳邊的風聲,樹葉發出的“簌簌”聲也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再后來的艱苦歲月中,石桂清和方瀚博還是慢慢地走到了一起。兩個年輕人帶著自己全部的青春和憧憬,走向對方。

這天,河邊柳樹垂下了身子,長長的柳枝沒入水中,隱隱看見幾片嫩綠的柳葉。明亮的河面倒映出柳樹的影子,像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在靜靜地梳洗秀發。岸邊綠樹成蔭,草地上,嫩嫩的小草順著微風飄來淡淡清香,讓人不禁咪著眼享受起來,河邊正在清洗蔬菜的大嬸們總會聊些家常,那濃濃的鄉音讓人聽起來格外親切。

河邊,那依依的楊柳確是大自然的驕子。風平浪靜的時候,楊柳好像一位溫順的長發姑娘,將滿頭青絲灑向水面。風一吹來,柳枝輕輕地拂過水面,平靜如鏡的河面泛起了一道微波,好像一位技術高超的速滑運動員飛快地在冰面上滑行,身后留下一道淺淺的白杠。很快,水面又平靜如故了。

方瀚博站在石桂清身邊,和石桂清站的極近,手里拿著和石桂清的合影,欣賞著。

河堤兩旁的蘆葦迎風搖曳,陽光穿透云層灑落下來。這時,一切好像靜止了。太陽從它那金黃色的球體中斜斜地撒下一束光輝,柳樹上仿佛是被抹上了一層淡淡的水彩,看上去更加顯得淡雅,高貴。伴隨著陽光,伴隨著陣陣微風,柳樹開始舞動自己纖細的枝條,枝梢部更纖巧,然而,這種舞動,沒有轟轟烈烈的氣勢,沒有令人嘆為觀止的氛圍,只有淡淡的感覺,因為那動作太細膩了,細膩得讓你不得不屏住呼吸,來觀看這世界上最精致的表演。

方瀚博一臉幸福,看著照片,欣賞了良久,然后指著照片對著石桂清有些炫耀又驕傲的說道:“看看,郎才女貌。”

石桂清卻出神地看著那張照片,一開始和方瀚博一樣,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可是慢慢的,卻笑容凝滯了起來,慢慢只是看著照片,自顧自的開始想事情。

方瀚博見石桂清不作聲,回頭看到她一臉心事重重。有些擔心,悄悄湊過頭,然后看著石桂清,說道:“在想啥?”

石桂清有些被嚇了一跳,回過神來以后,笑容略帶嗔意,有些心事,對方瀚博說道:“沒啥。”

方瀚博看了看周圍的湖光山色,自然美景,然后緩緩地對石桂清說道:“照這進度,工程再過不久就能完工,到時候我們就一起回城。我要帶你回家。”

石桂清抬頭看方瀚博,眼眸清澈。眉眼中帶著笑意,眸光中水光浮動,面頰微微帶上紅暈,有些嬌羞的微微微低下了頭。

方瀚博轉過身,拉住了石桂清的雙手,凝視著她的眼眸,鄭重其事的說道:“我說過你是我未婚妻,我就會娶你。”

石桂清心里低著嬌羞,臉上也已經開始紅得發燙,但是卻帶了些猶豫,說道:“可是我……”

方瀚博緊緊拉著石桂清的手,將她一把拉進自己懷里,然后緊緊摟住舒桂清,說道:“別可是了,等我帶你回了家,我們結婚,生一窩孩子,每天咿咿呀呀的,有你熱鬧的。”說著,仿佛已經看見那個畫面,連話語中都帶上了笑意。

石桂清眼含熱淚,也緊緊抱住方瀚博,回應著他的熱情。

方瀚博用手輕輕擦拭她的眼角,有些動容,憐惜的看著石桂清梨花帶雨的樣子,笑話著她說道:“就這么就感動了?”

石桂清笑了,用力點了點頭,抱住了方瀚博。方瀚博低下頭,請輕輕的吻住了她的眼角。

回憶如同插上翅膀,越飄越遠,那些美好的,令人懷念的,早已經隨著晚風吹到了天涯的盡頭。

那天,方瀚博永遠都不會忘記。他把石桂清刻在心頭,描摹了一輩子,那些在心里問過她無數遍的話,再也不會有人回答,那些都已經隨著流年逝去。

淠史杭工程完工,方瀚博即將返鄉,臨行前一晚,方瀚博在花田和石桂清見面。

鄉村的夜晚,靜得出奇。不像城里那樣嘈雜,一切都是那樣安靜。沒有人們走路的踏踏聲,沒有汽車引擎的轟鳴聲,更沒有人群傳來的喧鬧。在這種境界中,人總是那么昏昏沉沉,如果覺得有些太安靜了,倒不妨試試靜下心,去聆聽大自然的旋律,風兒吹動野草時沙沙的小調,聽那高樹傳來的*聲響,一陣陣地傳來,好像強壯的鼓手在用力敲打著大鼓。

夜晚的小鎮更是安靜的。透過薄薄的云層,月光灑在了道路上,替代了那萬家煙火。在窗內,那一盞盞明燈,一閃一閃的,慢慢地熄滅,幾乎所有人都回到自己的家。路旁的大樹不搖了,樹葉發出的“沙沙”聲不見了。整個小鎮披上了一層薄薄的霧,增添了一份別樣的神秘。靜下來了,一切都靜了下來,陷入了寧靜……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