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四十五章 回憶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7-18 19:00|字數:2039

石小葦說著,已經眼中蓄滿了淚水,她說的時候抬頭看了一下方瀚博,淚水從眼眶中滑落下來。她用手胡亂的擦著眼淚,哽咽著說完了這些年的遭遇。

方瀚博眼眶噙淚,想說什么,最后嘴巴開合了良久,還是,話到嘴邊卻說不出來。他坐著理了理思緒,閉上眼,讓眼淚回到眼眶,最后上前和石小葦緊緊擁抱在一起,石小葦趴在方瀚博的懷里,大聲的哭出聲來。

石小葦哽咽著,有些泣不成聲,叫道:“爸……”

方瀚博拍著石小葦的背,一下一下拍著,安撫著這個在自己懷里痛哭流涕的孩子,嘆了口氣,緩緩說道:“孩子,這么多年苦了你了。”

石小葦抬頭,對方瀚博話中帶了些委屈,說道:“爸,這么多年你為什么都不來找我?對我不聞不問?”

方瀚博哽咽著:“我……”

他眼含熱淚,看著石小葦,慢慢陷入回憶。

他閉上眼睛,他想起那個月夜里,穿著粉色戲服,衣訣翩飛的少女,想起那個清澈的眼神,這么多年了,他都依然記得。

往事像落日映照的河面,方瀚博揀閃光的珍藏在心中,揀有石桂清的美好畫面珍藏在心中最美麗的地方。

當初,自己剛剛來到灌溉區。

大栓拉著方瀚博到臺下坐著,和著京劇的配樂,臺上的演員一會兒轉著圈,一會兒做出各種各樣的動作,連停下來的姿勢都是那樣的精美,還有她的眼神,也非常的傳神。京劇的表演風格是安詳的,既不過分高亢激昂,也不刻意一唱三嘆,從不強調暴力和血腥。

方瀚博看著這熱鬧場面,有些笑著的對大栓說道:“你沒事兒帶我來湊啥熱鬧。”

大栓用力一拍方瀚博的背,指著臺上,大聲說道:“方工,你別成天悶在屋里看書,那多沒勁。今晚可是迎新晚會,這難得的機會,帶你來聽聽我們工地上鐵娘子的金嗓子。”

方瀚博推了下眼鏡,有些不信的說道:“看你說的那么神乎。”

大栓撞了撞方瀚博,指著臺上,讓方瀚博趕緊看,說道:“那……那,來了來了,開始了!”

方瀚博的目光順著大栓的視線望去,不自覺也呆了片刻。

暗藍色的高空中閃耀著一顆白亮耀眼如鉆石的星星,是最早出現在夜空的星星,那是啟明星。極美的星夜,天上沒有一朵浮云,深藍色的天上,滿綴著鉆石般的繁星。亮晶晶的星兒,像寶石似的,密密麻麻地撒滿了遼闊無垠的夜空。*白色的銀河,從西北天際,橫貫中天,斜斜地瀉向那東南大地。

夏天的星星就像調皮的孩子一般逗人喜愛。幾顆大而亮的星星掛在夜空,仿佛是天上的人兒提著燈籠在巡視那浩瀚的太空。

布滿星星的夜空下。

如花,似夢,臺上那個女子水袖飄飛,輕輕地挪著小碎步,在臺上走的十分美。

她,就是石桂清。

頭冠下,伊人仿佛素凈的白玉,臉上有些精致的妝容,鑼聲鼓聲都仿佛為她的到來喝彩。她仿佛踏過云端,來到舞臺,也許石桂清并不是表演的最好的,但這一刻,在方瀚博眼里。書中的霓裳羽衣舞也比不上現在的石桂清,他想用筆寫下她的一舉一動

石桂清邁著小步子出場唱廬劇,一停一頓,一顰一笑都頗帶韻味。晚風吹過,扶起發絲纏掛在她的頭飾上,石桂清一身淺粉色的水袖,揮舞著,在風的吹拂下,仿佛即將翩然飛走。

方瀚博覺得她仿佛確實飛了起來,衣訣翩飛地,來到了自己的心上。

一眾知青在臺下喝彩,方瀚博在熱鬧的人群中靜靜看著石桂清,一顆心開始牢牢的掛在了石桂清身上。

石桂清一曲唱畢,方瀚博目光追隨著石桂清的身影,知道完全消失不見。

石桂清從下場門回后臺,方瀚博“噌”的站起身。

大栓被他嚇了一跳,連忙拉住方瀚博,問道:“嘿……你去干啥啊?”

方瀚博對他笑了一下,說道:“你先回去,我有點事兒。”

石桂清在后臺幫助準備上場的演員整理服裝,演員小心的上臺,石桂清看著她,給她加油。

方瀚博跑得有些著急,生怕錯過了石桂清,所以額頭上還帶了些許的汗珠。他走到她身后,略帶緊張,方瀚博清了清嗓子,露出了自己認為最好看的笑容。

方瀚博對石桂清點了點頭,說道:“你好!”

石桂清轉身看著方瀚博,眼神中帶著詢問。

石桂清還沒脫去戲服,隨著她的轉身,粉色的衣裙緩緩擺動,方瀚博仿佛看見了畫中的美人。

方瀚博看見她嘴角微微帶笑,側過頭看自己,眼中清澈透亮,靈動可愛。方瀚博的手心開始不停的出汗,他看著石桂清,呆住了。

石桂清微微笑了一下,詢問道:“你好?”

石桂清的聲音非常動聽,這一點他在臺下聽她唱詞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只是現在她就在自己面前,她開口和自己說話,這又是不一樣的景象和感覺了。

方瀚博點了下頭,連忙笑了,說道:“我,我是從徽州來的工程師,我叫方瀚博,浩瀚的瀚,博學的博。”說著伸出手,準備和石桂清握手。

石桂清伸手握著方瀚博的手輕輕搖了一下,笑的燦爛,說道:“歡迎你!我叫石桂清,桂花的桂,山清水秀的清。”

方瀚博收回手,默不作聲的將那只手小心的背在背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說道:“你,你剛剛唱得很好……”

石桂清開朗一笑,對方瀚博點了點頭,表示感謝,嘴上也說道:“謝謝!”

方瀚博看到石桂清的笑臉紅,石桂清還沒脫去戲服,臉上畫著美麗的妝容,一身淡粉色的衣服在身上,襯得她也整個人仿佛反映在粉色的光中。

方瀚博推了下眼鏡,看著石桂清那雙清澈動人的眼睛,說道:“石桂清!記住了,我叫方瀚博,方,瀚,博。”

石桂清用力點了點頭,對方瀚博笑著說道:“嗯,我記住了,方,瀚,博。”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