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四十四章 相遇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7-17 20:00|字數:2085

方瀚博“呵呵”一笑,對郵遞員安慰的說道:“不打緊,送來就行。”

郵遞員摸了摸頭,把手里的報紙送到方瀚博手里,指了指身上的大挎包,對方瀚博說道:“這兩天實在太忙了,這還有好幾十份要送。”

方瀚博翻著報紙,點了點頭,對郵遞員擺了擺手,說道:“年輕人忙點好啊。”說完,嘆了口氣,看了眼天上,仿佛想起了什么。

郵遞員邊收拾包里的報紙,邊慢慢往后退,和方瀚博打了個招呼,就準備出門,說道:“我明天一定趕早。”

方瀚博笑呵呵的看著郵遞員離開,就在他正準備關門,這才注意到一直站在那的石小葦,他瞇著眼睛看著覺得似曾相識。

石小葦發現他看到了自己,一只手緊緊捏著衣角,緊張的手心開始慢慢出汗。

方瀚博準備關門的動作停了下來,他看著石小葦,關心的問道:“姑娘,你有什么事嗎?”

石小葦有些激動,心里亂的和打鼓一樣,聽見方瀚博說話,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搖了搖頭。

方瀚博看石小葦好像有什么,又不說的樣子,以為石小葦找他有什么事,又不好意思說,于是問道:“有什么我可以幫你的嗎?”

石小葦看著方瀚博,心里仍然緊張忐忑無法控制,她又點了點頭,搖了搖頭。

方瀚博嘆了口氣,說道:“現在的孩子啊。”

方瀚博正準備關門,石小葦突然叫住他。

石小葦的聲音有些哽咽,她看方瀚博快關上門了,趕緊喊道:“等一下!”

方瀚博停住手里的動作,帶著疑惑的目光,抬頭看石小葦。

石小葦拖著一顆跳得勝過兔子的心,拖著兩條已經軟得沒有力氣的腿,向前走了一步,然后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對方瀚博說道:“我是石桂清的女兒。”

方瀚博整個人呆愣在原地,然后扶在門上的手開始輕輕的顫抖。方瀚博的嘴唇微微開合良久,然后自己喃喃的囁嚅著:“桂清……”

方瀚博看著石小葦,聽見她說自己是石桂清的女兒,仿佛什么許久不敢去*的回憶開始如泉水般噴涌而出。

石桂清,那個一直埋在心底不敢念出口的名字。

離別之后的日子里,他都消沉了很長一段時間,每次夜晚,聽見微弱的風聲,看見那輪月亮,他都不能自己的想起那個少女,他仿佛把回憶都嵌在了那輪明月中。

多少次夢里徘徊,多少次做著與她重逢的癡夢,他想起那時候的誓言,都已經消失在那些煙雨中。

石小葦歪了歪頭,看著方瀚博,試探的說道:“方……老先生……?”

方瀚博打開門,對石小葦招了招手,對石小葦說道:“快進來,孩子,快進來!”

中午,烈日當頭,陰影變成藍色,野草在酷熱中昏睡,而颼颼寒氣,卻從濃林密葉下掠過。走在大街上,一切有生命的東西都無精打采地低著頭。柏油馬路被火辣辣的太陽烤的有氣無力的,云朵也好像被太陽燒化了似的,都無影無蹤了。

中午的天空,萬里碧空,飄著朵朵白云。這些白云有的級片連在一起,像海里翻滾著的銀色的浪花;有的幾層重疊著,像層戀疊峰的遠山;有的在一片銀灰色的大云層上,有飄拂著一朵朵大小不一,形狀不同的云朵,像島中礁石上怒放的石花。

進了屋里,方瀚博在沙發上坐下,石小葦有些不知道手腳該往哪里放的樣子,站在那。

方瀚博對石小葦親昵的招了招手,有些熱情的說道:“別客氣,快坐下。”

然后拿起一杯茶放到石小葦面前。

石小葦有些拘謹的在沙發上坐下,顯得有些緊張,她抓著自己的衣角,又把手放在腿上坐的端端正正。

兩人面對面,顯得有些尷尬。在一陣短暫的沉默過后,方瀚博終于開口了。

方瀚博的手放在沙發的扶手上,輕輕握著拳頭,對著石小葦,開口問道:“孩子,你媽媽還好嗎?”

石小葦聽見方瀚博這么問,眼睛里閃過瑩瑩的淚光,她微微哽咽了一下,低著頭,對方瀚博說道:“我媽,她在一個星期前去世了。”

方瀚博的手微微顫了一下,他伸了下手,想觸摸什么,最后還是慢慢把手收了回去。

石小葦忽然想起相片就在包里,于是從包里拿出相框,放在茶幾上。

石小葦把照片向方瀚博推過去,然后斟酌了一下,說道:“這是我給我媽收拾遺物的時候,在我媽的柜子里找到的。”

方瀚博看著照片,閉上眼睛,一時間思緒萬千,似乎思緒回到了很多年前,那個艱苦但是熱情高漲的年代。

石小葦抿著嘴唇,舔了下干澀的嘴唇,看著方瀚博兩鬢斑白的頭發和眼角的皺紋,熱淚盈眶,終于顫抖著聲音,喊出了那一聲“爸”。

石小葦接著說道:“爸……我今天就是來找你的。”

方瀚博眼里閃過一絲震驚,剛想說些什么,還未開口,石小葦就已經開始說話。

石小葦挪了下椅子,坐的離方瀚博近了些,看著方瀚博,緩緩說道:

“從小,我媽就告訴我說我爸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遺腹子。我去上幼兒園,看著別的孩子都有爸爸媽媽一起接送,而我只有我媽送我去上學,他們都說我是沒爸爸的野孩子,說我媽是破鞋,我生氣就和他們打架,回家之后就要在被我媽打一頓,每次我媽打完我,看著我在那哭著嚷著要爸爸,她就會停手,蹲下抱抱我,跟著我一起哭。我記得小學二年級的時候,那天下午放學,突然下大雨,我沒帶傘,在班上等我媽來接我,那時候我媽工作忙,我等了好久她都沒來,看著別的孩子都被爸爸一把抱在懷里接走,最后只剩我一個人在那等我媽。我左等右等她都不來,我只好一路淋雨回家。我當時就想要是我也有爸爸就好了,我爸爸一定會來接我,可是我知道自己永遠沒有那一天。后來媽媽去世了,我在她衣柜里看到這照片,我突然發現,我和別的孩子一樣,我是有爸爸的,我爸爸還活著,我就想要見見他。”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