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四十三章 不棄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7-16 20:00|字數:2062

石小葦環顧著四處,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往里走,門衛室里燈還亮著。

她慢慢走進工廠,破敗的景象讓她的心一點一點慢慢的沉下去。

石小葦走進廢棄工廠,里面黑漆漆的一片,周圍觸手可及的物品上都是灰塵。她打開手機手電筒,微弱的光線讓她一點點看清工廠的內部,這里早已荒廢,目光所及之處全是積灰。甚至空氣中漂浮的塵埃可以讓她清晰的看見手機上手電筒的光路。

她一點點往里走,突然一道光線打在她的身上,讓她霎時睜不開眼,頓時一怵。

老大爺有些猶豫,又有些疑惑地問道:“小姑娘,你是誰啊?”

石小葦用手遮了一會兒,慢慢適應了強光,睜開眼睛看到一個老大爺正拿著手電照著她。

石小葦對老大爺解釋了自己來這里是找人,然后開始細細的詢問老大爺。

老大爺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收起手電筒,對石小葦擺了擺手,說道:“找人?我們廠都散了很多年了,當時廠里的工人們都下崗了。”

說完,老大爺就慢悠悠的轉過身,準備出去。

石小葦趕緊快步上前,輕輕地拉住了老大爺,追問道:“請問你知不知道方瀚博?”

老大爺微微側了側頭,不太清楚石小葦說出的人名,然后看了石小葦,咳嗽了一會兒,說道:“啥博?這我可沒聽過啊,老爺子我沒讀過多少書,每天就負責看門,對啥人叫啥名我不知道,只認臉。”

石小葦聽見老大爺說說認得出臉,趕忙激動的連連點頭,對老大爺說道:“我有照片!”

石小葦手忙腳亂的從自己的包里拿出相框,小心翼翼地遞過去,老大爺慢慢地接過照片,拿起桌上的老花鏡,湊近了腦袋。

老大爺看著照片,對石小葦說道:“我看看啊。”

老大爺瞇縫著眼睛,透過厚重的老花鏡看著照片,看了許久。

石小葦在邊上微微蹲*,對老大爺解釋說道:“這照片有點久了,但是我只有這個。”

老大爺點了點頭,笑了一下,說道:“這是有些年頭了,這人好像是方書記……”

石小葦一陣驚喜,真的是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這個老大爺認得出自己的父親,那自己離真相和父親就更近了一步。

老大爺又搖了搖頭,帶著一些遲疑和不確定的語氣,指著石桂清對石小葦說道:“可他身邊這女人長得可不太像方太太。”

石小葦微微皺眉,老大爺說不像方太太,難道是父親之后娶的妻子嗎?

石小葦指著照片上的方瀚博,對老大爺問道:“大爺,你知道他現在住哪嗎?”

老大爺慢慢摘下了老花鏡,閉了眼睛想了半天,一拍手,說道:“他啊,好像就住在隔幾條街的地方。方太太去世后,他的唯一兒子也都大了,后來去了美國,方書記就是不肯跟兒子去,硬是自己一個人留了下來。”

石小葦皺了下眉頭,對方瀚博有些擔心,于是對老大爺問道:“那現在都沒人照顧他嗎?”

老大爺搖了搖頭,把照片遞還給石小葦,說道:“這我就不清楚了,方書記身子骨還算硬朗,偶爾還能拿遇見他在公園晨練。”

石小葦將照片,收回包里,邊收著邊問道:“大爺,你能告訴我具體地址嗎?”

老大爺點了點頭,對石小葦笑了一下,說道:“你等等啊。”

石小葦看見他又帶上老花鏡,從一本老通訊錄里翻出一個地址,遞給石小葦。石小葦小心的接過紙條,朝門外跑,沒跑幾步,又忽然停下腳步,回頭看著老大爺。

石小葦對老大爺鞠了一躬,說道:“大爺,謝謝您。”

石小葦緊緊抓住手上的紙條,那是她最后的希望。她一溜煙跑了出去,在門口叫了一輛出租車。

老大爺推了推臉上的老花鏡,看著石小葦跑出的背影。捶著自己的腰背,自言自語的嘀咕道:“這孩子到底是誰啊?”

到了一條小路前,出租車已經沒辦法開進去了。石小葦下車,看著紙條上的地址,慢慢摸索著,四處問路。

石小葦看見遠處過來一個人,微微側過身子,對那個人問道:“你好,請問這里怎么走?”

她把手里攥了許久的紙條給路人甲看。

路人甲拿著紙條,對石小葦伸出手指比劃著說道:“往前,右拐……”

石小葦點著頭,心里記下了怎么走,就對路人點頭道謝,繼續加快步伐往前趕去。

已經到了中午,但是太陽不是很大,天上的云朵慢慢飄著。天氣特別好,這里地方偏僻,空氣很是新鮮,嫩綠的青草,迎著溫柔的風搖搖擺擺地伸展著腰枝,草尖上閃亮著晶瑩的露珠,滾動著、閃亮著,一朵朵盛開的不知名的小花被露水滋潤著,開的笑盈盈的,空氣里濕潤潤的,青蔥的枝葉、芬芳的*,散發出濃郁的清香,呼吸起來讓人感到格外清爽。

石小葦到了一座樓前,抬頭看這房子,窗戶里冒出陣陣炊煙。

她推開樓前一個才到她腰那里的小鐵門,門并沒有鎖上,她屏住呼吸,慢慢走了進去。

石小葦站在門前,呼吸不自覺的加重,心里緊張的仿佛一顆心要跳出來。剛舉起手準備敲門,卻又放了下來。她猶豫不決,帶著欣喜,帶著猶豫,帶著擔心,她在原地猶豫了良久,徘徊了良久,

當她再一次抬手準備按門鈴的時候,卻有一只手伸出早她一步按下門鈴。

一個郵遞員出現在她身旁,身上背著一直大挎包,里面有很多份報紙和信件。

門緩緩而開,一位白發老人出現在門后。

石小葦無法平息自己,只有一陣陣徘徊不定的腳步,涌動出她難以平靜的情緒里快要脹滿的一團團熱熱的氣流。

石小葦站在郵遞員身后看著方瀚博,咬著唇,嘴唇微微顫抖,熱淚盈眶,一只腳想邁開步走過去,又非常猶豫,想上前又不敢上前。

郵遞員對方瀚博打了個招呼,然后拿出報紙,對方瀚博歉疚的說道:“方老,您的報紙,不好意思,今天來晚了。”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