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三十九章 別別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7-12 19:00|字數:2078

方瀚博本來帶著滿懷希望的心情,打開這封遠道而來的信件,看完了全部內容后,卻難以相信,他的眼睛在眼眶中轉了又轉,一時間想說什么,又不知道該怎么做,用拳頭用力砸了一下墻,然后放下信,立刻跑出去。

方瀚博搭了最快的一班客車,窗外月色皎潔,夜空掛著一彎明月,在月光的照耀下萬物都顯得那么神秘。

空中清碧到如一片海,略有些浮云,仿佛有誰將粉筆洗在筆洗里似的搖曳,月亮注下寒冷的光波來,像是一面新磨的鐵鏡。悄然無聲的夜是靜的,月亮在高空慢慢移動著,發出玉石般的光芒,柔和而又清幽。

只是夜色雖然寧靜,方瀚博的心卻波濤洶涌,他看著車窗上倒映的自己的樣子,恨不得車上翅膀,飛去石桂清身邊問問她到底為什么。

方瀚博一下車,就撒腿飛奔到石桂清的家門前,在石桂清家門口拼命的敲門。

“咚咚咚”,方瀚博用力敲著門,仿佛再用力些,就可以砸開這道,也可以把阻攔在他和石桂清之間的悟性的門也一起砸開,他大喊著:“桂清!桂清!”

可是,任憑方瀚博在門外怎樣的敲著門,連手都敲紅了,都沒有人來開門。

知道方瀚博慢慢沒了力氣,筋疲力盡,他靠著門,慢慢的滑落下去,坐在門口,低垂著頭。方瀚博的嘴唇喃喃的說著:“桂清,我們也可以不要孩子,只要我們在一起。”

他說著,拿起拳頭,在門上沒有力氣的一下一下的輕輕的捶打著,眼中落下了淚水,他明白了當初為何石桂清會那樣一遍又一遍的詢問自己,這個傻姑娘,自己明明后來和她說過,哪怕不要孩子,只要自己和她,兩個人,在一塊兒,只要他們在一起。

方瀚博想告訴石桂清,他不在乎石桂清到底能不能有孩子,他甚至那時候已經想告訴石桂清,自己即使是和石桂清領養一個孩子,也是愿意的。

只是石桂清再也不會知道了,石桂清不會知道他的心意,不會知道他的心里。

相約白頭,卻最后走失在了現實的道路上,方瀚博嘴里不停的喃喃著:“造化弄人......”,他貼在石桂清家門上,仿佛可以感受她最后的氣息,自己咕噥著,說道:“造化弄人啊......”。

敲門聲漸漸的停下了,石桂清在門里,緊緊的靠著門,一下子滑坐在地上,閉上眼睛,石桂清已經淚流滿面,她知道方瀚博就在門外,卻不敢發出聲,不敢去給他開門。她用雙手使勁捂住自己的嘴,不讓自己哭出聲。

不可以讓方瀚博聽見,不可以再次見面,如果注定沒有未來,那么就讓她來做這個狠心的人吧。

方瀚博在石桂清家門口,從天黑等到天亮,天邊慢慢開始泛白,眼看著太陽都要出現了,只好離去。

石桂清臉上掛著淚痕,靠著門坐著,面無表情。竟也是*未眠。她一直聽著外面的動靜,知道方瀚博只帶天將亮起來才離去,心里不自覺的一抽一抽的疼著。

方瀚博第二天再去找桂清,看到房門大開,他喜出望外,終于開門了!方瀚博不顧一切的沖了進去。四處張望著,尋找著石桂清的身影,大聲的喊著:“桂清!”

桂清已經躲在一旁,眼眶中滿是淚水,卻憋著,不讓自己發出一絲聲音,在邊上偷偷的看著。

石桂清看著方瀚博失魂落魄的樣子,在心里不同的說著:“對不起。”

方瀚博失落的從房子出來,一露出來仍然四處搜尋著又,誒呦石桂清的身影,他情緒激動,對著巷子大喊:“石桂清!你到底在哪?石桂清!”

看著方瀚博失落離開的背影消失在巷子盡頭,石桂清扶著墻角,慢慢的蹲*子,在巷角嚎啕大哭。

只是方瀚博已經走遠,不會看到,也不會聽到 。

被柳樹環抱的農家小院更使人如醉如癡。夕陽余暈透過層層枝葉撒在這紅磚青瓦的房舍上,給它抹上一層黃燦燦的顏色,煙囪冒出縷縷炊煙。

黃昏時的小河是那樣的安逸,血色的夕陽把河水染得通紅,在晚風的撫摸下,河水蕩起了無數的漣漪,猶如條條紅綢似的輕輕地流動著,幾片落葉在水中悠悠地飄向遠方。霞光落在里面,太陽也掉進里面。

幾只燕子在空中掠過,地上雞鴨在門前散步覓食,當最后一縷晚霞隱去,放眼望去,整個村莊暮靄繚繞。萬家燈火微微閃爍,忽明忽暗,烘托出美麗而又寧靜的夜,人們都沉浸在這恬靜的氣氛中。

這一切還是如同往日一樣,只是再也沒有了方瀚博。

石桂清想起了那時候和方瀚博說過的話,自己喜歡城市,會和他一起生活在城市里。只是,現在她依然會前往遠方,但是不會再和方瀚博有什么聯系。

石桂清想了*,最后,在第二天清晨,坐上了前往另一個城市的大巴。

田老師的視線收回,落在手里的那張合影上。目光久久沒有離開,仿佛想起了當年一起艱苦奮斗的日子,也想起了那些熱血揮灑的青春歲月。

石小葦捂著嘴,看著那些老照片,有些哽咽。

石小葦伸出手,輕輕地摸著這些老照片。照片上的石桂清還是清秀的臉龐,眉眼中透著光彩與自信。她看著這些,心中有些酸澀,輕輕地喃喃著說道:“我竟然對我媽的過去一無所知。”

王珂在邊上看著這些,聽著這些,心中也一時感慨萬千,她用力抱著石小葦的肩膀,拍了拍她的肩,以示安慰。

田老師拿起邊上的相冊,輕輕翻開,上面是各種淠史杭工程建設期間的照片。

田老師坐在椅子上,往后輕輕靠著,閉上了眼睛,仿佛在回憶著什么,然后才緩緩的說道:“那是我最后一次見他們倆,那時候他們應該是已經定了婚事。后來工程結束,大家都沒了聯系。”

田老師翻了幾頁相冊,在尋找著什么。忽然,劃過一張照片,手指停住,然后慢慢的,小心翼翼地把那張照片抽出來,上面的照片是石桂清拿著廣播筒子。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