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三十八章 辭別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7-11 19:00|字數:2203

方瀚博看見石桂清走到離自己很近的地方,緊緊一把抱著石桂清,帶這些開心,說道:“桂清,明天我就要回去了,我可以帶上你一起離開了,我母親那樣喜歡你,我們疫情會得到很好的祝福的。”

但是他想到自己即將回到嘈雜浮躁的城市,即將開始另一種生活,將會遠離這些自然美景,心中不禁傷感。

他又想到石桂清即將跟著自己一起回到家中,自己會娶石桂清做妻子,會和她繼續過上開心的、柴米油鹽的、瑣碎的日子,也許會有矛盾或者小爭吵,但是只要對方是石桂清,就覺得再怎么樣,生活都十分有希望。

一時間,方瀚博竟有些百感交集的意味在里面。

只是,石桂清也是這樣。

石桂清想起了自己不能生育的慘痛的事實,只是也緊緊的保住了方瀚博,沒有說話。

兩人相互抱了一會,石桂清慢慢開口,說道:“瀚博,要不然你先走吧,我......”

方瀚博心里大驚,將石桂清輕輕的拉離自己的懷抱,湊近了頭,直視這石桂清的眼睛,想知道石桂清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有些猶豫的問著石桂清說道:“桂清,你還是很猶豫嗎?”

石桂清搖了搖頭,對方瀚博笑了一下:“不!瀚博,和你在一起,我非常開心。”

方瀚博眼中透露著疑惑,不明白石桂清到底還在害怕些什么,低頭輕輕吻了一下石桂清的額頭,說道:“桂清,不用害怕,我會一直保護你,在你身邊,我會永遠的對你負責。”

石桂清搽點藥控制不住自己的淚水,盡量讓自己的聲音正常些,緩緩說道:“好,瀚博。”

第二天一早,依然是那個美麗的清晨,河邊升起一片輕柔的霧靄,山巒被涂抹上一層柔和的*白色,白皚皚的霧色把一切渲染得朦朧而*。灰藍色的穹隆從頭頂開始,逐漸淡下來,淡下來,變成天邊與地平線接壤的淡淡青煙。

原本這些都是方瀚博和石桂清眼中極好的美景,可是現在石桂清和方瀚博卻面臨著亮亮離別的場面。

兩人拉著手,從未握的那樣緊,石桂清的手被握的骨節開始發白,可是兩人還是不愿意松開。石桂清的眼淚在眼眶里打轉,她緊緊地咬著唇,對著方瀚博輕輕地微笑著。

方瀚博一咬牙,將石桂清更加用力的往自己身邊拉,對石桂清鑒定的說道:“跟我一起回城吧,現在就走!”

石桂清搖搖頭,她回頭看了一眼,然后轉過頭,緊緊地看著方瀚博,仿佛要將他緊緊的釘在眼中,當初的誓言還在耳邊,現在卻不得不兩兩別離,她的心里傷的斑斑勃勃,仿佛在流淚,卻還是讓自己盡量對著方瀚博微笑,卻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反而更加讓方瀚博心疼。那么了解石桂清的方瀚博,怎么可能不清楚她的表情和她的眼神。

車后的客車馬上就要開走。客車司機探出頭來不斷的催促著,大聲喊著:“還走不走?”

石桂清擦了下眼睛,然后對方瀚博揚起一個自認為最好看的笑容,對了下他的肩膀,聲音溫柔而親和的說道:“快走吧,等我把家里安頓好就去找你。”

方瀚博一邊被石桂清推著往前走,一邊不停地轉頭,有些不甘心又有些不放心的問著石桂清,說道:“那你什么時候來?”

石桂清對他點了點頭,鄭重其事的承諾道:“我事情辦好就來!”

石桂清一路推搡著方瀚博上了車。

方瀚博的腦袋從車窗彈出來,皺著眉,看著石桂清朝他揮手告別,身影越來越小。

在方瀚博看來,這只是石桂清和自己之間小小的離別,很快,石桂清安頓好家人,一定會來和自己想見的。所以雖然不舍,雖然傷感,但是總的來說,方瀚博的心里還是歡呼欣喜的。

但是,只有石桂清自己知道,不會了,不管方瀚博怎樣的等待,怎樣的期盼,他都不會在等來自己。

石桂清看著載著方瀚博的客車遠去,揚起陣陣塵土,強忍淚水。

客車消失在轉彎處。

石桂清看著方瀚博越來越遠的身影,終究還是沒有堅持住,蹲在了地上,開始放聲痛哭起來。她哭得那么悲痛,以至于路人都擔心的詢問她發生了什么,石桂清蹲在地上,眼淚滴落在塵土里,手指緊緊的扣緊狡辯的泥土,她不想放棄方瀚博的,可是卻不得不離開他,為了方瀚博,他還是那么年輕,還是那么有前途,有大把的美好時光。

回到家里,石桂清坐在書桌前,寫下信件,一筆一劃,都是方瀚博自己寫的字,眼淚落在紙上未干的墨上散開。

這封信,帶著石桂清所有的不舍,所有的苦衷,所有的愛意,跟著郵遞員,來到了遙遠的,方瀚博的城市。

在方瀚博喝石桂清分別后的日子里,他回到了城市里,找到了工作,慢慢回到了往常的生活。只是他一直等著,等著那一天,那個眉眼帶笑,眼神無比清澈的少女會看著自己,放出明媚的笑容,對自己大聲的笑著,對著自己揮舞著雙手,和自己說:“瀚博!我來了!”

這天,方瀚博走到家門口,見到郵差在他家門口敲門,他心中一喜,期盼著哪怕石桂清沒到,給自己一個信件告訴自己什么時候可以再見到她也好,他快步走上前去。

郵差對著門里,大聲的喊道:“有方瀚博的信!”

方瀚博開心的揮了揮手,說道:“這!”

郵差騎著自行車慢悠悠的離開。

方瀚博看著信封上石桂清娟秀的字跡,心中激動得不能自己,還沒進屋,就迫不及待的拆開信封,拿出信看起來。

“瀚博,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離開舒城。原諒我以這樣的方式向你告別。你曾經問我為什么要那么拼命干活建設淠史杭,我卻一直沒告訴你原因,你從小在城里長大,無法體會到我們那樣的生活。我從小家住在杭埠河岸邊,常年受水患,自幼就飽嘗旱澇災害,我的家人也在水患中被活活餓死,因此我比別人更清楚建好淠史杭,對我們老百姓的意義有多么重大。我知道你對我是真心的,但是我因為在工程建設期間長期泡水,已經無法生育。我知道你很喜歡孩子,可我注定無法為你生下一兒半女,所以我選擇和你分開。瀚博,我相信以后會有個好女人和你一起組建家庭,撫養兒女。不管我身在何方,我都祝福你。 桂清。”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