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三十五章 相處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7-08 19:00|字數:2085

石桂清出了宿舍門口,看見方瀚博早就已經等在了一顆大樹地下,腳邊放著一個不大不小的包裹。石桂清將自己的東西背在肩上,慢慢的朝著他走過去。

不知道為什么,明明才出門沒多久,就已經開始忐忑不安起來。

方瀚博看她過來,幾步上前,把石桂清的包袱扛在自己肩上,然后牽起石桂清的手,向遠處走去。

空氣是那么的新鮮,有一絲涼涼的愜意,麥田里的青苗,頂著點點露珠,晶瑩剔透,他們倆的腳步聲,偶爾會驚起一兩只*,驚叫著,盤旋著,向別處飛去,打攪了你的美夢。遠處的村莊,樹木,籠罩在晨曦里,一縷一縷輕柔的霧,在緩慢地游離,一切是那麼的寧靜。

樹枝正微微地泛著綠意,嫩芽也不知不覺中日漸豐滿起來,仿佛在做著迎接春天的最后一次彩排。地上的泥土已經松軟了,仔細嗅嗅都能聞到泥土的味道。干枯的荒草底下,一小撮一小撮嫩嫩的草兒已露出尖尖的頭兒,混雜在枯草中。

方瀚博和石桂清坐上了回城里的客車,路上暢通無阻。窗外高低不平的田地上,那結滿果的油菜喲,像風燭殘年的老人,被歲月壓彎了腰。霏霏地細雨輕飄匍匐在田地里黃黃地油菜桿上,似那催化劑,催老著油菜果顆粒飽滿。

連綿不絕的群山背靠背延向天邊。嶺上楊梅熟得正透,瞥一眼就能酸到骨頭里去;秋收剛過的玉米林成片地挺立在黑土地里,像在與秋風把茶言歡,秉燭夜談。山坡上,小路邊,村頭巷尾,各種奇草異樹不約而同地泛黃、泛紅,黃得純粹,紅得似火,把人們的心也給燃燒起來。

看著窗外的風景,石桂清心里卻并沒有心情欣賞風景,她的眼前看見窗外的景致“唰唰”的從自己身邊掠過,身邊坐著方瀚博,方瀚博正在和自己說著什么,自己也無心仔細聽,只是有些敷衍的“嗯嗯”的迎合著。

方瀚博看出了石桂清漫不經心的樣子,知道石桂清多半是在緊張了,然后輕輕拍了拍石桂清的肩膀,看見石桂清仿佛被嚇了一下,然后回過神來,看著方瀚博,眼中帶著疑惑,問道:“怎么了,瀚博?”

方瀚博的手慢慢伸了過去,攬過石桂清的肩膀,湊過頭去,低聲安慰著石桂清,說道:“別怕,我媽是個很和善的人,”然后看著石桂清笑了一下,繼續說道:“況且,有我呢。”

車上隔壁座位的一個老太太看著石桂清和方瀚博之間親昵的動作,*著濃重的方言,看著他們倆,打趣的說道:“小兩口真是恩愛哦!”

石桂清聽見了,對老太太笑了一下,然后害羞的轉過頭去看著窗外。方瀚博看見石桂清的臉頰通紅,耳朵也泛著紅暈,不僅起了更多的憐愛的心思。

沒多久,車子抵達了目的地,天氣溫馨而清新,但見寬敞而干凈的大街上,車輛人群川流不息,小鎮的街道也青綠如許,金菊綻放含笑迎人。也許是一場雨后的緣故,一點也沒有蕭瑟的樣子,反而在原先的基礎上添上了別致的神韻。

縱橫交錯的交通設施,構成了城市的血脈和骨架,推動著古城大踏步邁向現代化國際城市。這里人來車往,十分熱鬧。汽車、卡車川流不息,五顏六色的出租車往來接送著客人,更為古城增添一份美麗的色彩。一路上各種各樣的大型廣告牌矗立在公路兩旁,使我處處感受到時代的召喚。

絢爛的陽光普灑在這遍眼都是的綠瓦紅墻之 間,那突兀橫出的飛檐,那高高飄揚的商鋪招牌旗幟,那粼粼而來的車馬,那川流不息的 行人,那一張張恬淡愜意的笑臉,無一不反襯出民眾對于泱泱盛世的自得其樂。

石桂清有些暈車,整個人下車都暈暈乎乎的,但是看到這些景象,她的心中還是不禁欣喜與激動起來。等到灌溉區建設完畢,自己的家鄉一定也會這樣繁榮,強盛!

方瀚博帶著石桂清在路邊坐了一會兒,喝了些水,等石桂清好了些,倆人便繼續上路,往方瀚博家走去。

中午,烈日當空,中午的太陽猶如一顆大火球,熊熊燃燒著,它不斷地向大地傾瀉著過量的光與熱。整個大地似乎要燃燒起來了,變得火辣辣的。密密的垂柳擋住了陽光。我有時坐在塘邊看書;有時坐在柳樹下沉思。塘水泛著漣漪。柳枝隨著漣漪嫵媚地拂動。

走在大街上,一切有生命的東西都無精打采地低著頭。柏油馬路被火辣辣的太陽烤的有氣無力的,云朵也好像被太陽燒化了似的,都無影無蹤了。

烈日下的一切陰影變成藍色,野草在酷熱中昏睡,而颼颼寒氣,卻從濃林密葉下掠過。正午,太陽一動不動地高懸在當頂,燒灼著一切,連那些樹,也好像精疲力盡了似的不動地垂下了枝條。

方瀚博和石桂清走了一段時間,兩人都滿頭是汗,方瀚博扛著自己和石桂清的行李,看著石桂清,樂呵呵的說道:“我們就快到了。”

石桂清看著方瀚博滿頭大汗,汗水從額頭流下,打*額前碎發。石桂清心疼的看著方瀚博,本來她覺得自己可以拿著的,不過方瀚博認為她暈車不舒服,所以堅持幫自己扛著行李。兩人一路走來,方瀚博也已經累得氣喘吁吁了。

石桂清從口袋里拿出一塊手帕,心疼的給方瀚博擦著汗,說道:“咱們歇一歇吧,你把我的包袱給我,我自己拿著吧。”

方瀚博搖了搖頭,看著路的遠處,說道:“沒事兒,快到了,沒多少路了,”然后繼續往前走去,轉過頭對石桂清說著:“走吧。”

快到方瀚博家中的時候,方瀚博放下東西,指著前面路口后面轉角處的屋子,對石桂清說道:“看,前面那個就是我家了。”

石桂清趁著方瀚博停下歇息是時候,用帶來的水*手帕,給方瀚博擦了擦臉。

清涼的帕子擦在臉上,方瀚博頓時精神好了很多,石桂清心疼的說道:“我早些想到這個方法就好了,你看你熱的臉通紅。”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