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三十四章 期盼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7-07 19:00|字數:2087

灌溉區工程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眼看即將進行到尾聲,方瀚博被批了幾天假,方瀚博決定回家一趟。

方瀚博白日里看著石桂清,心里說不出的高興,更是想起了以前在花田對石桂清的承諾:“等工程結束,我會娶你。”

他想到以后的日子,做夢都是笑醒的。石桂清溫柔賢惠,個性又坦率不扭捏,和自己非常合得來。但是他后來知道了石桂清以后會沒有孩子,雖然心里卻是有過失落和難過,但是最后還是覺得,只要和石桂清在一起,再怎么樣都是好日子。

至于母親那個一直非常希望自己有個孩子的念頭,方瀚博甚至決定大不了以后領養一個孩子,他會把那個孩子當做自己的親生孩子,那么對于母親來說,她應該也更能接受一些了。

只是這個念頭,方瀚博還沒有對石桂清提起過。方瀚博覺得想要以后帶石桂清再去醫院檢查一次,現在醫療這么發達,也許石桂清是可以治好的。

他以后海還是做他的工程師,石桂清可以在家帶孩子,她想出去工作,自己也會完全支持。

方瀚博想了又想,覺得只要和石桂清在一起,怎么樣,都是好的。

只是,在這一切之前,他還有一件事要做,就是:

方瀚博準備帶著石桂清回家見一次自己的母親。

這天干完活,方瀚博來找石桂清,方瀚博站在門外,對著屋里看了一下,果然看見和石桂清正坐在桌前縫補著衣服。

方瀚博輕輕吹了聲口哨,石桂清聽見聲音抬起頭,看見方瀚博背對著光,朝著自己揮著手,她放下手中的東西,對著方瀚博笑了一下,趕忙小跑著跑了出去。

“怎么啦怎么啦?”石桂清輕輕彎腰拍了身上的小線頭,一邊拍著,一邊抬起頭,看著方瀚博,嘴角帶著笑意。

方瀚博伸出手撫了撫石桂清的頭發,用手指挽起一縷發絲夾到石桂清耳后,看見石桂清的耳朵微微紅了一下。

石桂清有些嬌嗔的推了一下方瀚博,然后四處看一了下,如果被人看見就太不好意思了。

方瀚博輕笑出了聲,他一只手牽起石桂清的手,然后眼睛看著石桂清,眼中滿是溫柔,他輕輕開口,說道:“桂清,我被準了一天假,我準備回家一趟。”

石桂清聽了,抬頭看著方瀚博,微微鄒了下眉頭,說道:“回家?瀚博,你會回去幾天?”

方瀚博看見石桂清的樣子和表情,有心逗一逗她,于是對著石桂清說道:“得要好幾天呢,怎么,桂清你舍不得我?”

石桂清輕輕拿出自己被握在方瀚博手中的手,轉過頭,還是說道:“一點點。”然后又轉頭,對方瀚博說道:“早去早回。”

卻看見方瀚博眼睛晶亮,嘴角含笑的看著自己,笑容越扯越大,嘴角快要咧到耳朵,石桂清楞了一下,有些摸不著頭腦,以為方瀚博是因為自己的不舍而開心,卻聽見方瀚博帶著些期待和欣喜的聲音,他說:

“桂清,跟我一起回去吧!”

石桂清震驚了一下,她瞪大眼睛,然后微微張開嘴,一時里反而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我......我......”石桂清有些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回應方瀚博。

方瀚博雙手拉起石桂清的手,然后稍稍用力,將石桂清拉的離自己更近一些。然后專注的凝視著石桂清的眼睛,似乎可以從眼里把石桂清看個透。

方瀚博雖然滿臉笑容,但是他看向石桂清的時候,眼中還是帶了些隱隱的擔心,他小心翼翼,斟酌了一下,然后,看著石桂清,慢慢的說道:“桂清,你看我們在一起也時間不短了,我想帶你回去,一個是想帶你轉轉......”

他看見石桂清的眼光流轉,知道她心里還是愿意的。石桂清自己心里也大致知道了方瀚博的意思。

然后石桂清聽見方瀚博說道:“另一個方面,桂清,我想帶你見見我的母親。”

石桂清還是沒有回答,她當然是愿意跟著方瀚博去見他的母親,這是應該的,可是又很怕他的母親會不喜歡自己,而且...自己并不能生育,這石石桂清一直以來的心病,也石石桂清最擔心的的事情。

方瀚博看見石桂清又慢慢低下頭去,然后眼睛轉啊轉啊,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事,然后一只手輕輕打上了石桂清的肩膀,有以下不安的問道:“怎么了桂清,你如果不想,或者還沒準備好,我不急著強求帶你回去的。”

說著,方瀚博另一只手也放在石桂清的肩膀上,看著石桂清,溫柔的說道:“桂清,別怕,你還沒準備好我們就不急著見我媽。”

然而,他看見石桂清點了點頭,他本以為石桂清的意思是確實沒有準備好。目前不想和自己會娶見自己的母親,可是他卻聽見石桂清清亮婉轉的聲音,脆生生的說道:“好啊,我跟你回去。”

方瀚博喜出望外,激動的想抱住石桂清,他放在石桂清肩頭的手微微用力,將她攬到自己懷里,緊緊地摟住,然后將頭輕輕抵在石桂清的頭上,親昵的蹭了一下,喃喃地叫著石桂清的名字:“桂清,桂清...謝謝你。”

過了幾天,清晨。

美麗的、雄赳赳的和氣昂昂的公雞用激揚的叫聲報曉著黎明的到來,此起彼伏地歌唱著。鄉村慢慢地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睛,在一陣舒服中醒來。一片光線透過窗戶的玻璃,照射在石桂清的臉上。她快速地起床后,很快的洗漱完畢,收拾好自己,然后推開宿舍門,淺吟低唱的微風輕輕地吹進,伴隨著一股清鮮的氣味撲鼻而來。

頭頂是有規則排列的云層,天空是一條大魚,身上是一列列的白云做鱗,間以藍色的背景,東方偏南朝陽在云層后面映紅了遮蓋它的云,長長的被映紅的云像一條發光的紅鯉魚。*場邊的白楊樹褪盡了葉子,仍然散發出清新的氣息,空氣中不時傳來周圍天地里的牛糞的味道,一如平時的田野中的味道。眺目遠望,鄉村沉浸在一片霧靄朦朧、煙海揚波的境界里。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