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三十三章 小路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7-06 20:00|字數:2852

石桂清實在累的不行了,停下腳步,用脖子上的布頭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接過身邊的秦若男遞過來的水,大口的喝著,才幾口,一碗水就見了底。她放下碗,又擦了一下汗,繼續抬起獨輪車想接著一趟又一趟的運輸那些仿佛數不盡的土石塊。

秦若男看見她臉色已經有些發白,嘴唇有些起皮了,即使剛剛喝了那么多水,也無法掩蓋掉。秦若男拉住了石桂清,說道:“桂清,你歇一會兒吧,你太拼了。”

石桂清搖了搖頭,她看了大家一眼,說道:“不行,大家都還在全力以赴排除萬難,我怎么可以在旁邊休息偷懶呢。”

秦若男搖了搖頭,知道石桂清的性子。她笑了一下,幫著抬起石桂清手中的獨輪車,對石桂清笑著說道:“你去邊上吧,如果覺得不好意思休息,就幫人們遞些水和毛巾吧。”

說著,秦若男抬著獨輪車快步向前走去。

石桂清沒有辦法,只好拿起碗去倒水給大家喝。她也確實累了,可是她看大家,看方瀚博都在拿出自己全部的力量干活,就覺得心里過意不去。

她拿了一碗又一碗的水遞給大家。

小翠接過她手中的碗,擦了擦臉上的汗,一口飲下。然后把空碗交給石桂清,看了看方瀚博,對石桂清笑著說道:“桂清,快去給你家方工也拿一碗。”

石桂清有些不好意思地翻了小翠一個白眼,說道:“這個時候還開玩笑。”

她拿起一碗水,看向方瀚博,朝著他慢慢走去。

方瀚博一直彎腰干著活,都沒有發現石桂清走近。直到他聽見石桂清的聲音出現在耳邊。

石桂清把手里的一碗水小心翼翼地向方瀚博遞過去,柔聲對著方瀚博說:“瀚博,辛苦了,喝吧。”

方瀚博接過碗,對著石桂清“嘿嘿”一笑,拿著手中的碗一飲而盡。

石桂清看見方瀚博臉上都是汗水,他身上的襯衫早就已經被汗水浸濕,黏在他的身上。原本潔白的襯衫是可能還無意中混進了零星的泥土,和著汗水一起被汗水浸透。

方瀚博抬著頭喝水,大口大口的,喉結不停的上下動著。

石桂清看見他臉上的汗水已經濕透了他額前的碎發,方瀚博閉著眼睛喝水時,額頭上的汗水就順著睫毛往下流。

“慢點喝,不急。”石桂清看著方瀚博,眼里透著心疼。

她拿起自己的毛巾給方瀚博仔細的擦著汗,對他輕輕地說道:“晚上見。”

很快,大家都結束了一天的活。

銀白的月光灑在地上,到處都有清晰的卻不知從哪里傳來的蟲子的叫聲。花田的香氣彌漫在空中,織成了一個柔軟的網,把所有的事物都罩在里面。眼睛所接觸到的都是罩上這個柔軟的網的東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象在白天里那樣地現實了,它們都有著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樣都隱藏了它的細致之點,都保守著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種如夢如幻的感覺。

方瀚博踏過田壟間的小徑,來到他和石桂清秘密約會的地方,那個見證了他們所有的花田。他發現石桂清已經等在了那里。

石桂清見他過來,開心的奔了過去,一把抱住了方瀚博。

方瀚博雖然高興石桂清這么熱情,還是用手抵住了石桂清的肩膀,把她輕輕地推離自己,有些嫌棄地看了看身上,對石桂清說道:“別別別,我身上太臟了。”

說著,用手擦了擦石桂清的臉,有些寵溺地說道:“你怎么也這么臟,像李大娘家里那只花貓一樣。”

石桂清看著方瀚博,雖然自己臉上有些狼狽,但是可以每天看見方瀚博還是讓她非常開心,他握住方瀚博的手,說道:“我一下工就過來了,沒來得及洗臉,你可不許嫌棄我。”

她看著方瀚博的臉上和額頭滿是汗水,有些泥土和著汗水一起糊在臉上,心疼地摸著方瀚博的臉,說道:“瀚博,辛苦你了。”

方瀚博握住她的手,調皮地親了一下石桂清的手掌心,笑著刮了一下石桂清的鼻子,說著:“不嫌棄不嫌棄,我們家桂清是最好看的。”

他想了想,又搖了搖頭,對著石桂清有些憨厚地笑了一下,說道:“不辛苦。和大家一起干活做工程,我開心。”

方瀚博忽然想起什么,問石桂清道:“你等很久了嗎?剛剛我干完活被田老師拉去處理工程的問題了。”

“瀚博……”石桂清搖了搖頭,想說什么,最后還是只叫了一聲方瀚博的名字,然后慢慢湊近,輕輕地抱住了方瀚博,把頭*了他的肩膀。

“對了,我給你做了這個,”石桂清猛然抬頭,不小心撞到了方瀚博的下巴,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一聲,然后有些敷衍和象征性地摸了摸方瀚博被撞到的下巴,趕緊從懷里掏著什么。

她拿出了一個被縫成環狀的布條,上面的針腳密密的排布著,一看就知道縫的人有多認真和細心。

她把那個東西套在了方瀚博的手腕上,抬起頭對方瀚博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有些得意的說道:“你可以把這個戴在手上,這樣就可以隨時擦汗了,很方便。”

方瀚博看了手上的布條,點了點頭,對石桂清表示贊同道:“嗯,是很方便,沒有一個布頭捆在手上那么累贅了。”

說著,他慢慢摘下了手上的布帶,放進懷里。

石桂清有些疑惑地問道:“怎么了,怎么不帶著。?”

方瀚博看了石桂清一眼,晃了晃手中正準備收起來的布帶,對石桂清說道:“我家桂清給我的,我當然要好好放著,我現在手上太臟了,明天再帶。”

石桂清聽了,心里有些感動,又覺得方瀚博難得一見的傻傻的。她伸出手,撫上方瀚博的臉龐,滿臉心疼,眼睛一直看著方瀚博,說道:“瀚博,你瘦了。”

方瀚博搖了搖頭,對著石桂清笑著安慰道:“不礙事,男人就是精瘦干練些才好看。”

石桂清埋下頭,僅僅抱住方瀚博。

兩人又相互說了會兒話,最終石桂清被方瀚博催促著回去休息,兩人才依依不舍的分開。

夜晚,一片一片臃腫的白云緩緩地移過池面,仿佛是一群老婦,彎著背,一步一步吃力地從月亮前面走過,想把月亮遮住,月亮卻透過云片的空隙傾瀉下皎潔的光芒。一片白云和一片白云連起,如同一條寬大的不規則的帶子,給澄澄的天空分成兩半。白云移過,逐漸消逝在遠方。天空碧澄澄的,月亮顯得分外皎潔。

明天又會是充滿干勁的一天。

這個正在修建的淠史杭灌區11條引水總干渠全面鋪開,每天上工有50多萬人。群眾們挑著糧食和鋪蓋,從四面八方聚集到工地,也涌現出許多辟山英雄和勞動模范。

經濟極端困難、物資十分匱乏、技術設備落后,但是人民用十字鎬、獨輪車等簡單工具,肩挑手抬,以最高日上工人數達80多萬人的“人民戰爭”和建設時期每畝不足40元的國家投資,開挖了常人無法想象的土方量,建起了縱橫皖西、橫貫皖中的龐大灌溉系統,創造了新中國水利建設史上的奇跡。

這個在后來令全中國驕傲的灌溉區,在1959年11月,隨著淠河總干渠的逐段通水,大量船只紛紛進入渠道載貨航運。1963年,新淠河成立第一支船隊,航線從六安到謝埠,全長57公里。該船隊主要運輸工程建設器材,當年獲利1.4萬元。

這當然是大家不懈的努力,和用出自己渾身的力量,鼓足干勁加油搞建設的成果。

在那個年代,大家從前雖然都可以吃上飯,過上了比建國之前更好的日子,但是條件艱苦,有時候并不能完全吃飽。

石桂清在和方瀚博在一起之前,方瀚博就經常省下自己的飯,偷偷的去給石桂清,也因此石桂清總覺得不好意思。

但是隨著灌溉區的*開發和建設,大家都日子也都開始好了起來。

灌區內再也沒有鬧過饑荒,人民安居樂業,社會百業興旺。灌區開發前,因水源匱乏,水利設施簡陋,旱地作物面積大,糧食單產低。自修建灌區、發展灌溉后,水田面積日益擴大,旱作物面積逐步縮小,漚水田得到改造,耕地率相應增加。

水庫管理所辦豆腐坊,用豆渣喂豬,用豬糞養魚,形成養殖良性循環。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