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三十二章 出現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7-05 20:00|字數:2060

石桂清點了點頭,對于方瀚博的親吻有些羞澀,說道:“是我不好,瀚博,謝謝你。”

月光下,方瀚博看著石桂清,她清秀的臉龐在月光下顯得有些朦朧,有些剛剛的淚水凝在臉上還沒干,她眼睛濕漉漉的,長長的睫毛忽閃著。方瀚博看著石桂清的眼睛,里面因為剛剛哭過,正水盈盈的。

方瀚博喉頭動了一下,臉微微的湊近了石桂清,嘴唇慢慢貼上了石桂清的嘴,柔軟,溫熱。他感覺到石桂清鼻子呼吸時的氣息原本慢慢噴在自己的臉上,卻在自己吻上去的瞬間停住了。

石桂清屏住呼吸,看著慢慢放大的方瀚博的臉,感覺到方瀚博的唇貼上來,一開始有些癢,慢慢的開始溫熱了起來,她閉上眼睛,睫毛劃過方瀚博的眼睛。

方瀚博卻沒有繼續*這個略顯生澀的親吻,他保持了這個樣子不動,感受著兩人之間極近的距離。石桂清忽然笑了出來,方瀚博唇邊掛起無奈的笑容,慢慢挪后身子,和石桂清離開了一些距離,這個傻姑娘這個時候笑的這么開心。

他抱住石桂清,閉上了眼睛,石桂清也沒說話。兩個人感受著難得的寧靜,月光灑在他們身上,仿佛給他們罩上了一層白紗。兩人在這次袒露心扉之后,才算是真正的,毫無保留的將自己全部的愛都給了對方。今晚的月亮便是見證,天上的云也是。

黑色布滿天空,無數的星掙破夜幕探出來,夜的潮氣在空氣中漫漫地浸潤,擴散出一種感傷的氛圍。仰望天空,求摸的星空格外澄凈,悠遠的星閃耀著,像細碎的淚花。天空滿天星斗,像一粒粒珍珠,似一把把碎金,撒落在碧玉盤上。此刻是那么的寧靜,安詳,樹葉在沙沙作響,星星在不停地眨著眼睛。

石桂清回宿舍時候已經很晚了,大家已經熄了燈,石桂清躡手躡腳地走到床邊,卻發現只有秦若男一個人還沒睡,在床邊就著微弱的月光縫補著衣服。

秦若男笑著,對她招了招手。石桂清慢慢挪過去,壓低聲音問道:“怎么了?”

秦若男賊兮兮地笑著,問石桂清說:“怎么這么早才回來啊,沒事吧?”

石桂清擺了擺手,笑了一下說道:“沒什么事,你怎么這么晚了還等衣服,傷眼睛,早些睡吧。”她看秦若男點了點頭,便轉過身慢慢回了床上。

石桂清看了窗外的月光,覺得今天的月亮也是非常美的。她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輕輕笑了一下,感覺到自己的臉頰和耳朵開始發燙,趕緊在心里讓自己平靜下來。

很快,石桂清就進入了夢鄉。

在接下來的氣息里,人們如火如荼的干著。那些群眾百姓為了建設祖國,為了讓家園變得更美好,拿出了十二萬分的力氣,拿出了革命抗戰時的精神。

江淮地區、大別山余脈,境內崗巒起伏,水資源為自然降雨產生的地表徑流,豐水年份洼地洪澇成災,枯水年份干旱成片。

從戰火中走來的各地各級決策者對情況就有了明確而清醒的認識,要想帶領地區人民徹底走出生存困境,根本的出路也在“水”上。所以在當時經濟非常困難、物資特別匱乏、設備十分落后的條件下,依托治淮建成的六大水庫水資源。

方瀚博和石桂清在工地上發揮著自己所有的青春和熱血,方瀚博作為工程師,身上的擔子也格外的沉重,石桂清知道自己不懂工程設計,沒辦法幫他更多的分擔,只好更加賣力的和同志們一起投入了工程建設當中去。

方瀚博原本是重點負責工程建設和設計的方案,以及解決隨時出現的各種工程上的問題,有時候方瀚博與其他優秀的工程師設計的萬無一失的工程方案,會隨時遇見一些措手不及的困難。比如上次汛期時修大壩,比如有時土方問題還沒解決,引水又出現了困難。

但是,現在在工程的緊張階段,大家付出了比以往更多的精力在中間,于是方瀚博也憤然投入到大建設當中去,為祖國多出一份力。

晚上,石桂清和方瀚博為數不多的相處時間,兩人都格外珍惜。

石桂清摸著方瀚博的手,有些心疼。

方瀚博是高材生,是來建設這里的工程師。在這之前,方瀚博的雙手更多的都是用來寫字畫圖紙,手上只有經常握筆的地方有些厚厚的老繭,現在,卻因為每天握著十字鎬,握著鐵鍬,每天推著獨輪車不停的運輸,手里已經明顯的變得粗糙,有了明顯的繭在手掌中。

石桂清握著方瀚博的手,眼中慢慢的有淚水打轉。她本來就是農村的,從小就幫著家里做農活,*持家務,可是方瀚博未必經歷過這些。

方瀚博看見石桂清眼里有些淚水,伸出手,有些粗糙的手指撫過石桂清的眼睛,幫她擦了下眼睛,笑了一下,拍了拍石桂清的頭,說道:“沒事兒的,桂清,我沒關系的。”

石桂清抬起頭,有些擔心地說道:“我就說怕你受不住。”

方瀚博笑了一下,對石桂清拍了拍胸膛,向石桂清顯示自己有多壯實,說道:“我又不是嬌生慣養的玻璃人,別怕,我可以干的更好更多都沒事呢。”

石桂清點了點頭,對他也笑了一下。

方瀚博緊緊摟住石桂清,閉上了眼睛,珍惜兩人不多的共處時間。

工程的艱巨程度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在物質匱乏,人民甚至不能每天吃飽飯的情況下,大家克服了諸多困難,一心一意搞建設。

在工地上,大家都有忙不完的活,方瀚博在石桂清的工地上賣力地干著。他雖然知道自己應該奮不顧身,全不顧及地投入到群眾的大建設中,但是還是藏了一點私心,將自己調到了石桂清那一隊。

他們抬運著一車又一車的土石,石桂清抬著獨輪車,將這里的土石運到那里,在方瀚博面前,每天會路過無數次,但是他們都沒有時間給對方擦汗,方瀚博也拿著十字鎬賣力的揮舞著,一下又一下地砸下去。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