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三十章 苦澀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7-03 20:00|字數:2062

石桂清稍微回過神,對方瀚博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沒事,剛剛在想事情,”說著繼續埋頭吃飯,不忘記對方瀚博接著說,“瀚博,繼續吃啊~”

方瀚博沒動筷子,微微湊近石桂清,對她嚴肅的說道:“桂清,如果有什么事,你一定要和我說啊。”

石桂清停頓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我會的!”

石桂清埋下了心里的苦澀,她不知道方瀚博會不會接受一個不能生育的女人,不知道就算方瀚博接受,他家里人會不會接受。可是她不敢問,至少她現在還不夠有勇氣去知道方瀚博的回答,現在的生活太美好,就權當她自私一次,讓她再多一些地享受和方瀚博在一起的時間。

天空已經完全黑了,似乎是一時地疏忽,墨水在宣紙上泛開了,肆無忌憚地蔓延向遠方,而遠處顏色卻淡了。月亮半遮半掩地隱沒在層云之中,似伊人嫣然一笑,掩面遮住了朱唇。大地已經睡著了,只有微風輕輕地吹著,還有偶然一兩聲狗的吠叫,冷清的街道是寂靜無聲的。

每個宿舍都已經慢慢熄燈,月亮高*掛在天空,只有偶爾一兩個燈火在亮著。一天過去,大家都已經累的不行,基本上都一回宿舍,洗漱完畢,就都躺進了被窩。

石桂清的宿舍也早已經熄燈了,姑娘們都已經進去了夢鄉。石桂清可以清晰地聽見外面的蟲鳴,可以聽見他們微弱的呼吸聲,可是石桂清還沒睡著。

其實不能生育一直是她心里的痛,她沒有辦法,又有些因為不能生育而自卑。石桂清當初沒有馬上接受方瀚博確實有些這個原因,可是最后她還是無法說服自己的心,讓自己全心全意地投入了方瀚博的愛與熱情中。

今天說到這個話題終于還是*到了石桂清的心事,她想自己可以和別的女人一樣,和方瀚博結婚生子,可以和方瀚博一起生活,和他共度一生,攜手白頭。可是現在卻有這么嚴重的一個事實擺在他們面前。

夜已經深了,宿舍有只有石桂清一個人還沒有睡,她偷偷躲在被窩里,一個人哭泣著,*一大片被子。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著,方瀚博卻總感覺哪里不太對。

這天方瀚博中午來找石桂清,卻被她敷衍著,石桂清說自己還有事,就丟下方瀚博走去干活了,只留下方瀚博一個人在原地摸不著頭腦。

這天晚上,石桂清沒有再看到方瀚博來找自己去吃晚飯,有些微微失落,在心里嘆了口氣,往宿舍走去,卻在回宿舍的路上看見了方瀚博。

方瀚博板著一張臉,雙手抱臂,站在路邊,看見石桂清向這邊走,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她。石桂清對他笑了一下,說道:“瀚博?你怎么站在這里?”

方瀚博沒有笑,仍然是沒有表情,他低聲說道:“我怕我剛剛去找你,又會被你用借口擺脫開。”

石桂清有些尷尬,知道被方瀚博發現自己不對勁是早晚的事,有些慌亂,用手理了理頭發,笑了一下,說道:“怎么會,我……”

方瀚博打斷了她的話,板著臉,有些生氣這個時候石桂清還在敷衍他。他快步走到石桂清面前,伸手拉過石桂清的手,要帶著她往反方向走去。沒有看石桂清,只是沉聲說道:“桂清,你跟我來。”

石桂清有些摸不著頭腦,也第一次看見方瀚博這么生氣,有些慌亂地問道:“瀚博,你怎么了?”

方瀚博沒有回答,只是回頭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帶著她繼續向前走。石桂清咬了咬唇,知道方瀚博顯然是生氣了,沒有再說話。

銀白的月光灑在地上,到處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聲。夜的香氣彌漫在空中,織成了一個柔軟的網,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眼睛所接觸到的都是罩上這個柔軟的網的東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象在白天里那樣地現實了,它們都有著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樣都隱藏了它的細致之點,都保守著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種如夢如幻的感覺。

方瀚博帶石桂清來到花田,停下了腳步,終于松開石桂清的手,面對著她站住,說道:“桂清,你最近越來越不對勁,之前還好,你只是有些冷淡,最近半個月開始總是找借口敷衍我擺脫我。”

方瀚博的眼睛緊緊盯著石桂清,想看清楚她每一個表情,他擰住了眉頭,微微放柔聲音,問石桂清道:“桂清,你究竟怎么了?你是不是……”

石桂清垂著頭,手放在腿邊,捏緊了拳頭,甚至可以看見她發白的骨節。她聽見方瀚博這么問,心里有些淡定下來,咬了咬牙,抬起頭,對方瀚博說道:“是,瀚博,咱們散了吧。”

“為什么!是我哪里不好嗎,”方瀚博聽見石桂清這么直截了當地要和他分開,心里有些莫名其妙,又十分害怕,他伸出手,握住石桂清的肩膀,有些激動,對石桂清說話的聲音也有些大了起來:“桂清,你覺得我有什么不好,我可以改啊……”

石桂清自從上次兩人談到孩子,發現方瀚博對孩子這么喜歡,這么期待,就在心里沉了一塊大石頭。她沒辦法生育,所以注定沒辦法和方瀚博一起圓了他的夢。她一直在想應該怎樣才可以和方瀚博說,怎樣才可以不傷害到他。

如今方瀚博這么問,石桂清也決定就順水推舟,和方瀚博分開,一了百了。方瀚博會難受,會痛苦,總好過和自己越陷越深后才知道真相要來的好。方瀚博會找到又一個愛著他,又沒有身體上的毛病,可以給他帶來溫暖的家和很多可愛的孩子。

這么想著,石桂清就已經在心里做了決定。

石桂清伸出手,握上方瀚博的手。

方瀚博心里大喜,以為石桂清改了主意,正準備反手也握住她的手。卻發現石桂清握住了他的手,將他的手從自己的肩頭拿下來。她抬頭,面無表情的對方瀚博說道:“瀚博,我不想說,咱們倆不合適,你以后不要再來找我了。”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