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二十九章 信任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7-02 20:00|字數:2056

方瀚博正準備也對石桂清道歉,石桂清卻更加地握緊了方瀚博的手,將眼睛與方瀚博對視,輕聲說道:“我們為了這種小事鬧脾氣實在是不值得,瀚博……我們以后有什么都告訴對方好不好”

方瀚博握著石桂清的手,非常動容與感動,他也覺得今天的賭氣實在來得幼稚個莫名奇妙,他的聲音有些哽咽,他把握著石桂清的手往前用力一帶,將石桂清拉進自己懷里,將下巴抵在石桂清的頭上,壓低聲音,輕輕地說道:“好,桂清……”

方瀚博默默地在心里補充了一句:我愛你。

經過這一次小小的矛盾,兩人反而比之前更加恩愛了。現在工地上的人們都知道了石桂清和方瀚博是恩恩*的一對小情侶,更是時不時就拿他們倆打趣。

這天天氣非常好,方瀚博把手里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的時候去找石桂清一起去吃午飯。

他走到石桂清那邊,遠遠的看見石桂清正在彎著腰,和王大嬸的兒子小石頭說著話。

陽光照在石桂清身上,她笑著和小石頭說著話,是不是摸摸他的頭。石桂清笑的那么溫柔,讓方瀚博不經意就看的呆住了。

“喲!瀚博,你怎么看自家媳婦看呆了啊!”方瀚博正在發呆,忽然聽見身邊一聲雄厚的聲音。

他轉過頭,看見大栓正一只手搭在自己身上,看了看石桂清,又看了看自己,他知道大栓又在拿自己和石桂清打趣,“嘿嘿”一笑,對大栓擺了擺手道別后,邁步向石桂清走去。

石桂清剛剛就聽見大栓拿他們倆開玩笑,抬起頭,看著方瀚博慢慢走過來。她對著方瀚博放出燦爛的笑容,說道:“瀚博,你來了。”

方瀚博也蹲*子,對著石桂清應了一聲:“嗯,”,他看見小石頭在看自己,覺得小石頭實在是可愛,抬起手摸了摸他的頭,然后在他肉嘟嘟的小臉上輕輕掐了一下,“小石頭,我和你桂清姐姐準備一道去吃飯,你要不要一起呀。”方瀚博摸著小石頭,心里覺得小孩子果然是最可愛的了。

小石頭被方瀚博輕輕捏捏臉,聲音有些含糊,說道:“不了不了!”他輕輕轉了*子,擺脫了方瀚博的魔抓,說道:“方叔叔,我爸媽還在家等著我呢!我先走啦!”說完對石桂清和方瀚博擺了擺手,一蹦一跳地向前走去。

“這孩子,”方瀚博還有些沉浸在剛剛小石頭肉乎乎的臉上,他的手感真是太舒服了。方瀚博忽然想起小石頭剛剛叫自己“方叔叔”,叫石桂清卻叫“姐姐”,搖了搖頭,有些無奈地對石桂清說道:“叫我叔叔,叫你姐姐,這不是亂了輩分了嗎?”

方瀚博想了想還是有些不服氣,笑著說道:“下次看見他一定要讓他把方叔叔這個稱呼改了。”

方瀚博忽然發現小石頭都走了那么久,自己還和石桂清蹲在地上說話。他一下子站了起來,又彎*把石桂清也輕輕拽起來。

石桂清理了理衣服,抬起頭理了理頭發,對方瀚博有些無奈地笑了,拍了拍方瀚博的肩膀,說道:“瀚博你怎么和小石頭計較這么多,”說著十分順手地拉起方瀚博的手,僅僅握住,說道:“走吧,忙了一上午,早就餓了。”

方瀚博笑了笑,也握緊了石桂清的手向前走去。

“桂清,你喜歡孩子嗎?”方瀚博突然轉過頭對石桂清笑著問道。

石桂清微微愣了一下,對著方瀚博笑了,有一瞬間的愣怔,但是又很好的掩飾過去,說道:“嗯……喜歡啊,那么活潑可愛,小石頭那么機靈。真的是孩子們都是祖國的花朵呀~”。石桂清想到剛剛小石頭那么有朝氣,越想越開心。

方瀚博聽了很開心,又對石桂清繼續問道:“哈哈,桂清,你喜歡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石桂清笑的有些勉強,但是繼續說道:“我……我都喜歡,只要是孩子我都喜歡~”她歪著腦袋細細想了下,對方瀚博笑著說:“男孩子調皮愛動,女孩子文靜乖巧,都很好。”

方瀚博停*,拉著石桂清的手放在胸口,神情十分堅定地對石桂清說道:“桂清,咱們以后的孩子一定也是很棒的!”

他甚至開始想象著以后的生活。他可以繼續做一些工程,桂清可以在家幫著帶孩子,自己和她可以慢慢生很多孩子,等他們老了,孩子們長大了,他們兩個也可以開始享享清福,到處走走看看。

石桂清聽見方瀚博的話,心里一窒,幾乎要說出口,那個自己的秘密。

別人都不知道,石桂清心里卻很清楚,她是生不了孩子的。但是方瀚博這么開心,她實在是不忍心打斷他關于未來的美夢。但是對于不能生孩子這件事,恐怕是沒有幾個人可以接受吧,不孝有三,無后為大。

“瀚博,我……”石桂清有一瞬間很想告訴方瀚博,卻最后終于還是沒能說出口。她垂下頭,微微笑了一下,說道:“嗯!瀚博的孩子當然是最好的,肯定很像你。”

方瀚博聽見石桂清的話,心里更是雀躍狂喜,他把石桂清的手放在自己胸口,鄭重地說道:“桂清,等工程結束了。我想把你帶回家,”他微微低下頭,把頭湊近石桂清,說出了那句話,石桂清記了一輩子。

她聽見方瀚博的聲音十分靠近,帶著些笑意,有十分認真地對石桂清承諾道:“我要娶你。”

方瀚博看石桂清仍然低著頭,心里微微一笑,覺得石桂清應該是害羞了,又追問道:“桂清,你到時候愿意嫁給我嗎”

石桂清愣了幾秒,抬頭對方瀚博放出了十分燦爛的笑容,點了點頭,說道:“我……當然愿意了。”

這天中午之后,石桂清就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

吃飯時,方瀚博對石桂清說著什么,卻發現石桂清一直呆愣愣地嚼那口已經放進口中很久的飯。

方瀚博微微皺了皺眉頭,有些疑惑,把手放在石桂清面前擺了擺,試探的叫道:“桂清?你怎么了?”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