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二十八章 照顧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7-01 17:59|字數:2078

方瀚博心里有些激動,他有些喘著氣,聲音微微顫抖,說道:“桂清,我的心思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出來,桂清,我心里有你,我喜歡你。”說著,轉過頭,感覺到兩人的距離非常近,接著問道:“你喜歡我嗎,愿意和我在一起嗎?”

石桂清原本攀著方瀚博脖子的手微微下移,緊緊抱住他,說道:“我愿意,瀚博,我也喜歡你。”她閉著眼睛,微風緩緩吹著,她接著說道:“我之前很猶豫,我覺得我有些配不上你,但這又有什么關系呢,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瀚博,我應該直面我的心了。”

方瀚博停下腳步,他聽見了她所有的話,他想歡呼,想雀躍,想告訴大家這件事,但是他背著石桂清現在原地,停了良久,然后繼續邁步向前。

石桂清聽見方瀚博好聽的聲音回蕩在耳邊,他說:“桂清,我一定會好好待你的。”

石桂清覺得,這是她度過的最美好的一天。

接下來的日子里,方瀚博更是對石桂清時時刻刻都呵護著,即使石桂清已經拆了石膏,可以用拐杖拄著地慢慢走了,他還是每天來接送石桂清。一個月后,石桂清終于可以自己慢慢地走路了。

方瀚博一如往常地來幫著做石桂清的那份工作時,卻看見石桂清已經在遠處幫忙傳送東西,和大家說說笑笑。他看了一眼遠處的石桂清,發現她并沒有發現了,站在原地沉默了幾秒便轉身離開了。

晚上吃過晚飯,天還沒黑,方瀚博找到石桂清,看見她笑容滿面的看向自己,向前方瀚博幾步,拉過石桂清的手,說道:“你跟我來,我有話和你說。”

石桂清看了看身邊的姑娘們有些不好意思,秦若男搶著說道:“誒呀,我們就不打擾方工了,姑娘們咱們快走吧~”說著,笑著和姑娘們離開,秦若男還對石桂清比了個大拇指。

方瀚博看著石桂清,表情有些嚴肅,問她:“我聽田老師說,你又回去工地上了,我也看見了。桂清,你為什么就不肯聽我的,把身體養好了再回去呢?”

石桂清明白了方瀚博這次是來“問罪”的,有些心虛,手在背后悄悄攪著衣角,說道:“大家都這么團結努力,我已經休息了兩個月了,不想繼續閑著。若男她們每天那么辛苦,我實在沒辦法安心的休息,我想一起幫大家。”她說著,低下了頭,怕方瀚博生氣,補充道“我已經可以走路了,我沒事的,瀚博。”說著拉著方瀚博的手輕輕地搖了搖。

方瀚博有些生氣,但還是輕輕地甩開了她的手,有些嚴厲地質問道:“你心里就只有大家嗎?你這樣腿還沒好就去工地上,萬一又傷到怎么辦?我難道就不會心疼了嗎?”

石桂清也有些生氣道:“難道因為我一個人要延誤工程的進度嗎?大家都在出力,我也應該努力建設國家啊,難道因為你會心疼,我就一直躲在你的辦公室當個金絲鳥嗎?”

說完石桂清看了他一眼,轉身向遠處走去。

石桂清因為腿傷的事和方瀚博小吵了一架,有些賭氣地自己慢慢向遠處走去。方瀚博正欲追上去,卻聽見田老師急著叫自己過去,只好決定晚上再去找石桂清。

等方瀚博忙完手里的事,天色已經微微黑了,他和田老師等人告別后,就急匆匆去找石桂清。

可是方瀚博問了秦若男小翠她們,她們卻都沒見到石桂清。方瀚博心里有些慌。她還不能很穩地走路,這次自己和她賭氣實在是有些幼稚沒有考慮后果。

他站在路邊,有些著急,腦子里不停地想著石桂清可能去的地方。忽然,他想起一個石桂清很可能去的地方。

夜晚的月色有些朦朧,今夜的月亮本來就不是很亮,天上的云還很多,月色時而被云朵掩藏,時有時無。

方瀚博跑來花田,滿頭大汗。他四處搜尋著石桂清的身影。就在他以為自己猜錯了,石桂清可能并不在這里,準備再去別的地方找找時,他聽見了一聲小聲的咳嗽聲。

方瀚博尋聲望去,他終于看見石桂清了。

她坐在花田的大石頭旁,身子被*遮了許多,她坐在*中,垂著頭,手里揪著身邊的花和雜草。忽然石桂清聽見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她抬起頭循聲看去,方瀚博撥開花草,穿過花田,向她走來。

她微微別過了頭,方瀚博在她身邊坐下。兩人默默不語了良久。

過了一會兒,涼風吹過,方瀚博終于開口道:“桂清,今天是我不對。你積極參加工程,我不該指責你,打擊你的積極性。”說著也摘下一根身邊的雜草,在手里擺弄著。

他微微轉過頭,看向石桂清,接著說道:“只是你的腿上次骨折還沒好全,我實在擔心你啊。”

石桂清眼睛微微眨了一下,也回過頭,看著方瀚博。夜風吹過她的頭發,發絲撫上她的臉頰。石桂清聽了方瀚博的話,慢慢說道:“你說的我也都明白,我心里也確實很急,所以也沒有顧忌到我的腿。”

方瀚博的手搭上了石桂清的肩膀,把頭微微湊近了,柔聲說道:“你只有養好了身體,才能更好的和大家一起建設國家啊。況且你繼續養病也沒關系,工程并沒有落下。”

石桂清本來低垂著頭,聽見方瀚博這么說,猛然抬頭說道:“瀚博,我并不是只因為不想大家太累才急著上工。你說我完全不顧忌你,我也有些委屈。”她的眼里有星星點點,方瀚博不知道石桂清是不是已經哭過,只是看著心里十分心疼。

石桂清伸手拉住方瀚博的手,抬頭看著方瀚博,說道:“其實我早就知道了,你一直在幫我完成我那份工,我心里也很心疼你啊,瀚博。”

方瀚博沒想到石桂清會知道自己的這個小秘密,他微微愣住了片刻,喃喃的開口說道:“桂清……我……”

石桂清打斷了他的話,對著方瀚博露出了些微的笑容,她伸出手捋了捋發絲,將頭發夾到耳后,說道:“瀚博,這次我也很不對。”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