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二十七章 意外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6-30 19:00|字數:2054

另一邊,石桂清在和大家一起如火如荼的搬運著水泥的時候,不小心從高臺上摔了下來,她倒在地上,秦若男想把她扶起來,卻一動石桂清,石桂清就疼的低呼出聲。姑娘們圍在她身邊不知所措,想扶她起來又怕用巧成拙把強勢擴大。

方瀚博從遠處跑來,看見一群人圍成一圈,猜測到大概石桂清就在這里了。他急急忙忙撥開人群道:“讓一下,請讓一下。”

姑娘們看見方瀚博來了,紛紛讓開一條路。秦若男看見方瀚博,連忙對他說明了情況。

方瀚博看見倒在地上的石桂清,心都揪在了一起,這個不小心的姑娘。他蹲*,用手輕輕碰了碰她的頭和肩膀,叫到:“桂清,怎么了,哪里疼?”

石桂清頭上冒著冷汗,嘴唇有些大白。她指了指腿說道:“這里疼。”

方瀚博想了想,伸出手放在石桂清身下,然后站起來,抱起石桂清快步往衛生所走去。秦若男在他背后喊道:“方工,我們桂清就拜托你啦!”

方瀚博抱著石桂清,沒有手敲門,咬了咬牙,用背撞開了衛生所的門,將石桂清小心翼翼地放在木板床上,看著她疼的滿是大汗的臉,心疼地把她黏在臉上的發絲往邊上順了一下。方瀚博抬起頭,看向衛生員,對他說了剛剛的情況,就讓到一邊,等著衛生員給石桂清做檢查。

一切檢查完畢,衛生員說石桂清別的地方并沒有嚴重的傷到,只是她的右腿小腿從高處摔下來骨折了,需要打上石膏,靜養一段時間。

方瀚博看著衛生員幫石桂清處理好一切,將石桂清慢慢從椅子上扶起來。現在石桂清腿上綁了一個大大的厚厚的石膏,行動不是很方便。兩人攙扶著,一瘸一拐地走在路上,工地一些地方的路崎嶇不平。

兩人正走著,方瀚博看了看咬牙堅持的石桂清,扶著石桂清站穩,然后自己蹲下來,沒有回頭,對石桂清說道:“你上來,我背你回去。”

石桂清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方瀚博有點生氣,說道:“你的腿剛剛打上石膏,這里的路不平,萬一再摔了,豈不是傷上加傷了。”

石桂清看著方瀚博寬厚的背影,心里一暖,笑了一下,輕輕地趴在方瀚博的背上。方瀚博感覺到重量,知道石桂清還是聽了自己的,慢慢站起身,背起石桂清慢慢往前走去。

他們路過剛剛石桂清出事的地方,秦若男首先看見了石桂清。她對著方瀚博招了招手,問到:“方工,桂清她怎么樣了?”

方瀚博停下來,身子往上一顛,將有些下滑的石桂清往上移了些,深怕她掉下去。對姑娘們和邊上的大栓他們解釋了一下石桂清腿骨折了,便和她們打了招呼告別,繼續向石桂清的宿舍走去。

石桂清路上一言不發,方瀚博察覺出來了她的沉默,問道:“桂清,感覺……你不開心,怎么了,還是很疼嗎?”

石桂清在他背上搖了搖頭,忽然想起方瀚博未必看得見,說道:“不太疼了,這不是什么大事。只是……”石桂清停頓了一下,看向身后,繼續說道:“現在工程正在緊要的地方,大伙都加班加點,全力以赴地干著活,我卻不能幫上忙……我……”。

方瀚博輕輕笑了一下,微微喘了口氣,回頭對石桂清說:“你的活別擔心,現在重要的是趕緊把腿養好,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他好久沒聽見石桂清的回答,有些擔心她和上次一樣拖著傷到的腿還要去工作。卻聽見石桂清低低的聲音:“嗯。”

接下來的日子,在石桂清的腿能下地走路之前,她都負責在方瀚博的辦公室處理一些后勤事物,因為石桂清已經基本會寫大部分的字,也在方瀚博的指導下慢慢開始寫一些簡單的學習報告和工地的報告。

每天方瀚博都早起很多,收拾妥當以后在石桂清的宿舍門口,等著石桂清出門,然后將她背到石桂清目前辦事的地方,風雨無阻。

石桂清以為沒了自己,會不會拖延工程,因為自己的任務還是挺多的,但是卻發現工程并沒有妨礙。石桂清后來才知道,原來方瀚博在做了自己本來的工作之余,還把自己的活也做了很多。

石桂清看著方瀚博每天早上來接自己,晚上送自己回宿舍,從沒有一天落下過,不管刮風還是下雨,她看著他有些消瘦的面容,眼下微微泛出的烏青,夜里躺在床上,鼻尖有些酸澀,心里卻暖洋洋的。

一個月過去了,到了要拆石桂清腿上的石膏的日子。方瀚博來到石桂清的宿舍時,石桂清已經等在門口了,他背上石桂清去衛生所。

衛生員小心翼翼地拆下石桂清腿上的石膏板,檢查了石桂清的腿,笑著告訴他們石桂清的腿長得很好,再過半個月就可以自己慢慢開始走路了。方瀚博謝過衛生員,扶起石桂清,背著她,正準備離開。石桂清忽然聽見衛生員在后面喊了一句道:“桂清啊,我們方瀚博可是好同志,你可要好好對他呀。”

方瀚博對衛生員擺了擺手,笑著告別離開了衛生所。

石桂清趴在方瀚博背上,覺得今天天氣真是很好,曬得人暖洋洋的,她輕輕把頭靠在方瀚博的肩膀上,臉上開始紅了起來。方瀚博感覺到石桂清把頭靠了過來,感受到她鼻間的氣息噴到自己的脖子上,一時間屏住了呼吸,有些心跳加快。雖然自己背了石桂清這么久,可是她從來沒有這么親近過。

這時,方瀚博聽見石桂清的聲音出現在自己耳邊,他感覺到她呼出的氣息的溫度,聽見她的悅耳的聲音說道:“瀚博,我考慮了很久。看戲那天……你對我說過的話……”石桂清微微停頓,方瀚博提著氣,憋著呼吸,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石桂清會怎樣回應自己的感情。

石桂清的聲音清晰地出現在方瀚博的耳邊:“瀚博,那些話你可以再對我說一次嗎?”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