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二十六章 表白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6-29 19:00|字數:2027

石桂清看著他,有些驚訝,嘴巴微微開合,想說什么,卻覺得喉嚨有些干澀,說不出話。方瀚博沒有想要逼她馬上回答的意思,他就站在那里,靜靜地看著石桂清,月色朦朧,他有些看不清石桂清具體的表情,本來在對她告白之前,方瀚博的心里非常緊張,仿佛一顆心要跳到嗓子眼里,可是在現在,他反而心里平靜了許多。

他明白,在這么每天每夜的相處中,在每時每刻的生活中,他被石桂清的平格,被她的為人,被她的所有一切所吸引了,他這么喜歡面前的這個姑娘,即使被她拒絕,方瀚博想到了最壞的結果,就是被石桂清拒絕,他心里想,即使最后會被石桂清拒絕,他也不會后悔。

微風吹過,遠處仍然傳來若隱若現的敲鑼打鼓的聲音,石桂清仍然沒有回答,她的心里閃過許多,她想起第一次見到方瀚博。

第一次和他說話,第一次和他在花田學習,第一次拉手。石桂清心里想,她不是沒有猜過方瀚博是不是對她有那么一點的好感,道都被她在心里刻意的忽視過去了,她不是沒有直面過自己的內心,但是即使自己平時是這樣一個大大方方,爽快的人,心里還是退卻了,在石桂清心里,方瀚博太美好了,所以她覺得方瀚博也是并沒有對自己有那個意思。

但是現在,方瀚博就站在她的面前,親口告訴她,說“我喜歡你”,石桂清的心里確實和遠處的戲臺一樣,敲鑼打鼓,到現在還沒停過。

石桂清仍然沒有做出回答,就在方瀚博想對石桂清說,沒事,她可以慢慢考慮,不用急著回答的時候,石桂清開口了,她看著方瀚博,微笑道:“瀚博,我也很喜歡你。但是……你在我心里太好了,我甚至覺得我有些不配你,我現在有些亂。瀚博你讓我再想想,再考慮考慮,好嗎?”

方瀚博對她的回答其實是非常喜悅甚至喜出望外的,石桂清也愛慕著他,這是他聽到最好的消息,他甚至想雀躍。但是他卻忍住了,現在還是不想催促桂清,不想讓她過于苦惱,她想慢慢考慮,他也可以慢慢等。

方瀚博看了看遠處的戲臺,似乎快要散場,他對石桂清柔聲說:“天色晚了,我送你回去吧。”說著拉起石桂清的手把她慢慢送了回去。在分別的路口,方瀚博回頭看了一眼石桂清,真好,他心里的桂清也喜歡著他。

在很多年后,方瀚博每當想到京劇,腦海中總浮現一些無法串連的片斷:演出時夜晚的燈光、花田的陣陣芳香、石桂清慌亂的神情、她凌亂的發絲、清秀的眼眉……這似乎有點就在眼前浮現的感覺,沒到這時他便陷入這種回憶中不能自拔。

那天晚上,石桂清回到宿舍,剛推開門,就看見姑娘們正有的躺在床鋪上,有的坐在桌子前面,聽見石桂清回來,齊刷刷地抬頭看著她。

石桂清有些被這陣仗嚇了一跳,她看著她們笑了出來,說道:“你們這是怎么了,這么晚還不睡覺?”

秦若男從床鋪上“嗵”地一聲坐起來,動靜大的讓床都發出了“咯吱”的一聲聲響,床下的小翠感覺到動靜,探出頭,做了個手勢示意秦若男安靜些。秦若男看著石桂清,開門見山道:“桂清,你是不是和方工在一起了?”

女人甲正坐在桌前,本來在縫補著自己磨損的衣袖,也停動作,一臉嚴肅地看著石桂清說:“我今天可看見了,戲才演了一半,你和方工就兩人往外出去了。”

石桂清聽了,臉“唰”地一下紅了起來,她在眾人的催促下說了自己和方瀚博的事。大家恍然大悟,秦若男笑著揶揄著石桂清:“難怪那次搬石料時候你受傷了,方工那么緊張呢。”女人甲也很開心,說道:“你喜歡方工,他心里也有你,這不是好事嗎?”石桂清聽了,還是微微搖了搖頭,想自己在想想。

月亮掛在天空,時候已經很晚了,卻還是有人正在輾轉難眠。

第二天中午,方瀚博來找石桂清的時候,石桂清正干完活,他慢慢走來,石桂清在昨天他告白后看他,心里總有一些別樣的感覺。方瀚博帶著石桂清來到稍微邊上一些的地方,人不是很多。

石桂清有些不好意思,看著方瀚博笑了一下問道:“瀚博,怎么啦?”

方瀚博笑著從懷里掏出一樣東西,說道:“你看!”他把那張紙放到石桂清手里,繼續道:“這是那天早上田老師幫我們拍的照片,有兩張,我把一張給你收著吧。”

遠處的人們看見方瀚博去找石桂清的時候就開始起哄的笑著鬧著,他們看見方瀚博把一張紙遞給石桂清,姑娘們開始起哄道:“喲!方工你在給我們桂清寫的情書嗎?”一邊的田老師看了也樂的合不攏嘴,對石桂清喊道:“我們方工可是喜歡你好久了,你們就在一塊兒吧!”

方瀚博聽見田老師的調笑,對田老師擺了擺手,又轉頭對石桂清說:“他們開玩笑你別介意。桂清,我昨天的話是認真的,你再好好考慮,我等你。”說完把照片放在石桂清手里,轉過身向田老師走去,繼續自己的工作了。

時間不急不緩的過了一段日子,工程也在熱烈的繼續著,大家在烈日下努力做著,希望可以早些完成,為國家出更多的力,讓自己的國家更快地強大起來。

這天,方瀚博正在工地上,和田老師一起看著工程圖紙,討論著一些學術上的東西,卻看見大栓急急忙忙跑過來,氣喘吁吁,滿頭大汗,他指著一個方向,喘不過氣,斷斷續續地說道:“方工,石桂清……石桂清她……出事了!”

方瀚博一聽,急得把圖紙往田老師懷里一塞,撒腿就往石桂清的方向跑。雖然還不知道石桂清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是方瀚博心急如焚,恨不得飛過去看到她。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