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二十五章 暗戀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6-28 20:00|字數:2098

石桂清楞了一下,心里有些高興,看著方瀚博幾秒都沒有反應,方瀚博心里微微慌了一下,有些害怕石桂清還是會拒絕自己,卻在他準備說什么的時候,看見石桂清揚起的嘴角,她對著方瀚博露出大大的笑容,說:“好呀。”

今天夜里,花田并沒有出現兩個每天到這里學習的人,因為石桂清和方瀚博相約去看京劇了。今天演的是《紅燈記》。

“劉胡蘭戰斗連”的姑娘們早早地收拾好了準備出門去看京劇,她們臨走前想等石桂清一同去,卻看見石桂清搖了搖頭,說道:“今天干活時候頭發弄得太臟了,想洗個頭再出門。”姑娘們看著她,只好先點了點頭,一群人結伴先去了場地。

石桂清速度很快的洗完頭,然后微微想了一下,換上了一身相對新一些的衣服,然后吸了一口氣,趕緊出門。

石桂清趕到場地的時候已經有了不少人在場了,她遠遠地看到方瀚博在約好的地方等著她,微微一笑,跑向他身邊,方瀚博看見石桂清一路跑過來,笑的瞇了眼睛,柔聲說道:“慢些,不急。”

說著,方瀚博牽起石桂清的手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來到了早就在比較前面的位置占好座位的田老師身邊,對田老師點了點頭,說道:“謝謝了。”田老師看見方瀚博身后的石桂清,“喲”了一聲,打趣的看著兩個人,說道:“這是帶了未婚妻一起來了啊。”說著,笑的合不攏嘴,石桂清微微紅了臉,和田老師打了個招呼。

方瀚博心里開心,眼睛朝著田老師使勁眨了眨,嘴上卻對田老師說著:“桂清臉皮薄。”方瀚博帶著石桂清在邊上坐下,戲臺有人來來往往地做著最后的準備工作。

黃昏來臨了,晚霞像火焰一般地燃燒,遮掩了半個天空,附近的空氣似乎特別清澈,像玻璃一樣。在逐漸變暗的天空,有顆像瓷器一樣慘淡的四分之三月亮,在天幕上慢慢升起。人越來越多,大家都趕著看戲,人們說著笑著,即使白天的工作再勞累,現在也感覺身上的疲勞一掃而空。

隨著鑼聲和鼓聲,好戲開始了。方瀚博轉頭看著石桂清,她正抬著頭,目不轉睛的看著臺上的表演,時不時跟著人們一起鼓掌。石桂清的發絲被夜風吹起,一絲皂角的香味飄進鼻子里,石桂清仿佛感覺到了方瀚博長久注視的*的目光,正在鼓掌的手微微停頓了一下,然后對著方瀚博放出了燦爛的笑容。一邊的田老師看見方瀚博和石桂清兩人相互對視著,全然一副沒把周圍人放在心上的樣子,用胳膊肘推了推方瀚博,把頭湊過去,低聲說道:“你們倆夠了啊,可憐我老田一個人孤苦伶仃看你們這花前月下。”說完對著方瀚博揶揄地笑了一下,然后轉過身去接著看戲,時不時發出一聲“好”的喝彩聲。

和著京劇的配樂,臺上的演員一會兒轉著圈,一會兒做出各種各樣的動作,連停下來的姿勢都是那樣的精美,還有她的眼神,也非常的傳神。京劇的表演風格是安詳的,既不過分高亢激昂,也不刻意一唱三嘆,從不強調暴力和血腥。

他們看得入了神。他們的思想感情和舞臺上女主角的思想感情交融在一起。隨著劇情的發展,女主角的歌舞漸漸進入*。方瀚博就在這時,一只手拉起石桂清的手,石桂清感覺到了,有些驚訝又微微害羞,她轉過頭,抬眼看著方瀚博,眼中滿是疑惑,張開嘴,剛想說什么,方瀚博就把另一只手放在嘴邊,豎起一根手指,做出了“噓”聲的動作。然后把頭往后面轉了兩下,示意石桂清跟自己偷偷往后面走,然后慢慢起身,彎著腰,在人群中慢慢擠過。石桂清在方瀚博行動后輕輕喊了一聲:“瀚博...”卻看見方瀚博回頭對自己笑了一下,石桂清沒辦法,只好悄悄起身離席,嘴角帶上了自己都沒察覺的笑意。

石桂清擠出了熙熙攘攘的人群,看見方瀚博在邊上站著等著自己出來,剛開口,說道:“瀚博,這正演到緊要的地方,怎么出來了,你......”話沒說完,被方瀚博打斷了說話,方瀚博伸手替她理了下凌亂的頭發,拉起她的一只手,轉身帶著石桂清開始跑起來。

等兩人滿頭大汗的跑到目的地,停下來時石桂清才發現,原來方瀚博是帶自己到了平時學習時候的花田里。

她喘著氣,剛剛突然跑得有些快,方瀚博的手拉自己那樣緊,所以一路上一遍心里嘀咕不知道方瀚博又要干嘛,一邊帶著害羞。方瀚博停下來,放下了石桂清的手,也站在原地,微微喘著粗氣。

月亮被云半遮半掩的藏在夜空后面,灑下來的光也朦朦朧朧,仿佛透著白紗。遠處燈光明亮,時不時傳來的叫好聲和鼓掌聲若隱若現,戲臺子和人群已經離花田有一大段距離了。

方瀚博面對著石桂清,沒有說話。兩人靜下來才發現周圍實在是安靜,只有風聲和偶爾傳來的微弱的蟲鳴。石桂清有些沉不住氣了,她笑了一下,對方瀚博說道:“瀚博,我...”

方瀚博打斷她的話,吸了一口氣說道:“桂清,我們倆...也想出了這么久了,我...我想問你一些事。”石桂清聽了方瀚博的話,欣然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啊,你說吧,我聽著。”方瀚博的手背在身后,在石桂清看不見的地方緊緊地握著拳頭,微微有些顫抖。

方瀚博向前一步,更靠近了石桂清,對她說道:

“桂清,我們相處了這么久,你覺得我這個人怎么樣?”石桂清沒想到方瀚博會一上來就問這個,楞了一下,對方瀚博使勁點頭。

說道:“當然好啊,瀚博你人又好,又有學問,教我識字也很有耐心。瀚博你非常非常好。”方瀚博聽見她這么說,心里松了口氣,又接著上前一步,拉起石桂清的手,放低了聲音,柔聲問道:“桂清,我……我的心思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出來,桂清,我心里有你,我喜歡你。”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