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二十四章 受傷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6-27 17:57|字數:2028

那天之后,方瀚博和石桂清的關系似乎變得更親近了些,在夜晚的花田中,傳來了更多的歡聲笑語。

夜晚,滿月升起來了,一片寧靜隨著銀霧般的月光灑在大地上,月光如流水一般瀉在這一片葉子和花上,仿佛籠著輕紗的夢。白天剛下過雨,地上有些濕漉漉的,空氣中浸潤了泥土的清新,下過雨的空氣也格外干凈,只是今天的天上仍然是飄著很多云,石桂清很久以后都沒有看見那天方瀚博教他認星星時,那片壯觀的星海。

石桂清坐在花田的大石頭上,有些悵然地抬頭看著那片月光時隱時現的天空。方瀚博則是坐在地上,耳邊時不時傳來風吹過草地的“悉悉索索”的聲響。

石桂清看了看他,方瀚博正低著頭,她忽然想到今天剛下過雨,地上殘留的雨水和濕氣應該會把方瀚博的身上弄潮,于是叫了一聲“瀚博”,方瀚博聽見石桂清的聲音,抬起頭,睜大了眼睛看著她,喉頭間發出一聲“嗯?”,石桂清拍了拍石頭上自己邊上的座位,對方瀚博說道:“你要不然坐在這上面來,地上濕,染了寒氣著涼就不好了。”

方瀚博應聲,從地上站起來,拍了拍身上腿上沾上的泥土和雜草,伸出手在石頭上輕輕一撐,不費力地上了那個高大的石頭。石桂清看著他利落的動作,還沒回過神,就看見方瀚博已經坐在自己的邊上,轉過頭看著自己。

方瀚博的臉湊得很近,即使在夜色里,月光下,石桂清還是可以清晰地看見方瀚博的睫毛,他的眼睛烏黑地發亮,離自己那么近,仿佛一汪深潭你,可以使自己沉溺進去。石桂清眼睛忽閃了一下,她覺得喉嚨有些發干,她咽了口口水,手悄悄地往后挪了一下,撐著石頭想往旁邊去些,誰知石頭實在沒有這么大的地方,石桂清只是一個踉蹌就開始往后摔去。

“小心!”方瀚博看著石桂清往后挪,剛把“小心”二字說出口,就看見石桂清已經往后倒去方瀚博連忙伸出手拉住她,卻因為本身也沒有坐很多地方所以坐的不是很穩,于是在慣性的引導下,和石桂清一起摔下了石頭,只是他在往下摔的時候還是生怕石桂清受傷,一手緊緊的抱著石桂清,一只手拖著她的后腦勺以防受傷。

夜間的花田中傳來兩聲吃痛的低呼。石桂清被剛剛突如其來的摔倒嚇得閉上了眼,她看到了方瀚博伸過來的手,感覺到他緊緊抱著自己,現在驚嚇的感覺過去了,心里更多的是感動與微微的害羞。

方瀚博壓在了石桂清身上,兩人的臉距離非常近,石桂清感覺到他鼻間呼出的氣息噴在自己的臉上,方瀚博的眼睛凝視著她,里面灼熱的目光讓她的心微微顫動,她感覺到胸口的心“撲通、撲通”,她凝視著方瀚博十分好看的眼睛,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輕輕推了一下方瀚博。

方瀚博好像忽然才回過神似的,慢慢從她身下抽出那只原本緊緊抱著她身體的右手,撐起身子,慢慢從她身上讓開。石桂清整張臉通紅,發現剛剛兩人的姿勢有太*了,幸好沒有人路過這里。

方瀚博站起身,將倒在地上的石桂清一把拉起來,見她低著頭,以為石桂清哪里傷到了,趕緊微微俯*,拉住她的手有些緊張的問道:“你哪里受傷了嗎?怎么樣?”石桂清搖了搖頭,抬起頭看見方瀚博臉上的焦急的神色,說道:“沒有,我沒事。”說著拉住方瀚博的左手說道:“瀚博,剛剛真是太謝謝你了。”

卻聽見方瀚博發出“嘶”的一聲,石桂清聽見他倒吸了一口冷氣,猜到也許方瀚博剛剛手上收上了,連忙小心翼翼的托起他的手臂,就著煤油燈微弱的光亮看見方瀚博手臂上十厘米左右長度的一條劃痕,她抬頭看著方瀚博眼中透出說不出的情緒,方瀚博看見石桂清的表情有些凝重起來,“哈哈”笑了一下,慢慢將自己的手從她手里抽出,說道:“桂清,沒什么的,不太疼。”

石桂清看著方瀚博還在安慰自己,心里五味摻雜,既是對方瀚博的心疼,又是責怪自己剛剛怎么那么不小心,石桂清拉了方瀚博,說道:“我們去衛生院那里看一下你的手到底怎么樣了。”一邊說著,不由分說,就要拉著方瀚博往前走。方瀚博輕輕拉住了她,明白她實在擔心自己,說道:“這么晚了,也許衛生員也已經睡下了,再去打擾不太好。”

石桂清皺著眉頭看方瀚博,有些不置可否。方瀚博看她仍然想把自己帶去衛生員那里,有些無奈,繼續勸道石桂清笑了一下說道:“那這樣,我等下回去先用水洗一下,明天去了衛生員那里檢查過,再和你慢慢‘匯報情況’,好不好。”說著比了一個匯報的動作,石桂清被他的舉動逗得笑了一下,心里其實明白方瀚博的意思,于是略略思索了一下,就終于點了點頭。

方瀚博看石桂清點了頭,也舒了口氣,牽著石桂清的手往回去的路上走。在分別的路口兩人道別后,方瀚博往前走去,沒走幾步,回過頭想看看石桂清的背影,卻發現石桂清也正好回頭看他。于是方瀚博對她揮了揮手:“我沒事,快回去吧。”

夜里的月光透過窗戶,朦朦朧朧的照了進來,石桂清想起在分別的路口方瀚博轉過頭時的眼神,心里又開始暖了起來。

第二天,方瀚博來到石桂清面前,伸出手臂給石桂清檢查,石桂清看見他的手已經處理過,心里的石頭才終于放下了。

她正準備轉身離開,卻發現方瀚博伸手拉住了自己,她回過頭,發絲被封有些吹亂,她伸手撫了一下頭發,調了一下眉頭,眼神帶了些疑惑看向方瀚博。方瀚博對她笑了一下,問道:“今天又京劇團會過來,我們一起去看吧!”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