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二十一章 盛開的心花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6-24 18:00|字數:2081

她轉過身繼續往前走,方瀚博沒有等來她的回答,一瞬間有些無措,也跟著她繼續往前走,卻在心里責怪自己是不是太冒失了,這時他聽見石桂清的聲音:“你也可以……叫我桂清。”

他走在石桂清后面,心里有些雀躍,卻克制著自己不要表現出來。他看著石桂清的背影,看著她的衣擺發絲吹起,腦海里浮現出她的眼睛,她的所有眼神,她的一舉一動。

兩人走到快要分別的地方,方瀚博正準備說再見,聽見石桂清低低的,帶了些害羞和笑意的聲音說:“瀚博,明天見。”方瀚博帶著滿面的笑意回到宿舍,今晚也是個好夢。

過了不久,汛期即將到來,為了防止洪水來襲,大家開始了大壩工程。所有人每天雖然勞累,卻覺得為大家奉獻十分有意義,覺得自己多苦多累都是值得的。

壩外,十里人流,十里扁擔,人們用鋼鐵般的肩膀架起一座風雨無阻的運輸線;壩內,十里水面,十里舢板,人們踏平一湖驚濤,源源不絕送來砂石和粘土。方瀚博卷起褲腳,拉起袖子幫忙。

田老師:“為使大壩工程搶在汛期前完成,幾十萬大別山兒女拿出了戰爭年代的獻身精神,水路陸路雙管齊下。”

石桂清帶領著一群姑娘們干活,大家都累得不行,卻都拿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工作著,為了完成任務不顧一切。有的姑娘摔倒了,但是她卻并沒有放棄,沒有流淚,而是抹一抹臉上的污泥,拍一拍身上的塵土,繼續站起來干活。這是大家為了使大壩工程在汛期前完成,拿出了全部的力量和熱血,即使是女人也并不比男人們干的差。大家團結一致,齊心協力,拿出了十足的干勁,即使已經身上酸痛,也仍然咬咬牙堅持干活。

田老師:“大壩一米又一米地上升著。”

夜里,暴雨在瘋狂地下著,明亮的閃電像銀蛇一樣在空中穿梭著,一次又一次地照亮了整個屋子,轟隆隆的雷聲震耳欲聾,好像可以把任何東西震碎。雨像是無止盡的,不知疲倦地下著,在平地上匯成積水,迅速擴大。忽然一道紫光鋪天蓋地而來,那光剛過只見一條電光綿延于重重疊疊的陰云之中,仿佛一條饑腸轆轆的巨蟒,那蟒張嘴一聲巨嘯。

這場雨來的鋪天蓋地,仿佛要人們在它面前屈服才肯罷休。但是這是不會的,同志們堅守陣地不肯退讓,表現出*的勇敢無畏,大家團結在一起修筑大壩抵抗它。

方瀚博在宿舍,聽著外面的動靜,*的雨點打在門上,打在墻上,打在窗戶上,時不時有雷聲從遠處傳來,閃電劈開天空。煤油燈在慢慢的燒著,偶爾發出噼啪的聲音,他放下手中的書,皺了皺眉頭,方瀚博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田老師:“說也湊巧,1959年的春汛來得特別快,當大壩升到五十米高的時候,上游山區像忽然塌了天,滂沱大雨接連下了三天,頓時就有一億多立方米的洪水鋪天蓋地向水庫撲來。此時水庫的水位已比舒城縣高出十層樓,而全縣主要的勞力和全部的抽水設備,都集中在水庫工地,一旦破壩,后果*設想。”

石桂清看著大伙,想到現在緊張的局面,微微皺了下眉頭。她頂著風,冒著雨和一眾姑娘在搬運石料。姑娘們也毫不含糊,用自己的全力搬運東西。

石桂清看向秦若男,穩穩的搬住手中的石料。大聲對她說道:“若男,接著!”

秦若男應聲答了一聲“好嘞”,說著接過石桂清手中的石料。誰知秦若男一個手滑,沒能接住石料,石料直直的落下,砸傷了石桂清的腳。

“啊!”,石桂清疼的閉上了眼,無關全都皺在了一起。她疼的牙齒緊緊咬住了下嘴唇,臉色有些大白,汗珠更多的從額頭冒了出來。

秦若男立馬蹲下,拉著石桂清的手,有些手足無措,。秦若男心里急的不行,對石桂清輕聲說道:“對不起。沒事兒吧?”

方瀚博聽見動靜,有些停下了手中的活,抬頭看著石桂清她們。他看見石桂清疼的有些縮起來,心里揪著,仿佛自己也非常疼。方瀚博想馬上到她身邊看看石桂清到底怎么樣了。

石桂清皺著眉頭,痛的有些說不出話,她仍然是抬頭看了一眼秦若男,牽了牽嘴角,仍然勉強對秦若男笑了一下,擺了擺手。石桂清忍著疼,柔聲對緊張得拉著她的手的秦若男說道:“沒事。,”

秦若男拉著石桂清的手輕輕搖了一下,低下頭看石桂清的表情,仍然皺在一起,有些擔心又有些心疼地說:“我扶你去看看醫生吧。”說著就要拉著石桂清起來,想帶石桂清去看醫生。

石桂清拍了拍她的手,對她笑了一下,說:“不用,沒事。”

石桂清在秦若男的攙扶下一點點站起來,有些疼,她咬了咬牙,讓自己無視腳上的疼痛,伸手搬起一袋石料,準備遞給下一個人的時候,發現是方瀚博接過了石料。

方瀚博轉身將那袋石料交給另一個人,然后輕柔地扶住了石桂清,低下頭在她耳邊輕聲說:“走,跟我去臨時醫院。”石桂清看向方瀚博,她的眼中還因為剛剛腳太疼而冒出的點點淚光。石桂清看著方瀚博的眼神,他的眼中映現出自己,滿臉污泥,她知道現在自己一定很狼狽。石桂清看到方瀚博這么關心自己,不知道為什么心里暖暖的,但是石桂清還是笑著對方瀚博搖了搖頭。

石桂清抬著頭看著方瀚博,聲音因為剛剛的疼痛仍然有些弱,卻十分堅定地說道:“我沒事。不能因為我這點小事,影響趕工!”說完深深地看了一眼方瀚博,準備拉開他的手,繼續去搬石料。

方瀚博有些惱怒,眼中帶著一些薄怒,但看到石桂清一身狼狽,卻仍然堅定的眼神,怒氣霎時間化成了更多的心疼和憐惜,但是看石桂清仍然想去搬運石料,便加重了語氣:“小事?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身子骨要是垮了,拿什么工作。”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