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十九章 識字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6-22 19:00|字數:2017

大栓說著,雄赳赳氣昂昂的往前大步走去,背影挺拔,仿佛覺得自己和其他男人們已經勝券在握似的。但是其實,其余男人都顯得疲憊*,一個個癱倒在床上或者趴在桌子上有些打瞌睡了。

方瀚博看著大栓的背影搖了搖頭,覺得大栓想的太簡單了,又覺得石桂清真是聰明機靈,又十分沉得住氣。 這樣想著,腦海中又浮現出了石桂清清秀的面龐和干凈透亮的眸子,那雙仿佛能照透他的心的眼睛,在方瀚博自己都沒發覺的時候,已經深深的刻在了他心里。

接下來的幾天里。“董存瑞戰斗連”的小伙子們因為出蠻力,肩頭大都磨得又紅又腫,碰不得繩,剎不下腰,拉起石磙便痛苦得齜牙咧嘴,但是即使這樣也還是想堅持干活,不愿意認輸。姑娘們看著他們的樣子,有些擔心,有些心疼,但是又不禁要取笑他們。姑娘們都覺得石桂清的主意真是好極了,妙極了。

女人甲站在一邊,拍了拍一個漢子的手臂,聽見輕微的“嘶”的吸氣聲,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收回了手,笑著對他們說:“喲喲,這都怎么了這是?才第四天就都負傷了?那再過幾天還不都得英勇就義了?”

女人乙在一邊一只手手插著腰,一邊一只手給自己扇風,笑道:“那我可得幫他們打報告,把這事兒向趙書記好好匯報!這可是大事兒。”

小伙子們一個個憋紅了臉,想反駁又不知道該說什么,渾身又疼的難受。“劉胡蘭戰斗連”的姑娘們因此士氣大增,又是喊又是唱,越拉越歡,干活也非常帶勁。

方瀚博看著石桂清,石桂清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田老師在一邊背著手,看著大家有說有笑,也被氛圍感染,笑著說:“也是沒想到,到了比賽第十天, “董存瑞戰斗連”就像一群老牛拉破車,一個個難受得五官錯了位,潰不成軍。”

男人甲看著被磨破的地方,又酸又疼,想揉又不敢揉,累的大喊:“不行了不行了。”

男人甲停住手里的活,“噗通”一聲,順勢倒在地上。沒多久,幾個男人都嚷嚷著,跟著男人甲一起癱睡下。大栓一個人依舊忍著劇痛,拉著石碾子。

大栓疼的齜牙咧嘴,但還是依然堅持干活,看著倒下的幾個男人又急又氣,大吼道:“是不是個爺們兒?站起來接著拉!”

男人乙閉著眼躺在地上,一個勁地擺著手,喘著氣說道:“真不行了!”

女人甲蹲*,拍了拍男人甲的肩膀,抬頭看著“董存瑞戰斗連”的漢子們說道:“認輸吧,沒事兒!你們堅持十天不容易了!我們對你們可都是真心佩服呢,是不是?姐妹們!”

姑娘們齊聲附和著,男人們看著這群姑娘,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大栓跺了跺腳,把倒在地上的男人甲從地上拉起來,憤憤地咬牙道:“再不起來就要被那群娘兒們比下去了!”

男人甲忍著身上的疼痛,掙脫開大栓的鉗制,轉過頭看向石桂清她們的“劉胡蘭戰斗連”,大聲喊道:“比下去就比下去吧,我真不行了。”

男人乙也躺在地上直嚷嚷著:“認輸!我們認輸!”

男人丙舉起手,手上還握了一根稻草,大聲說著:“認,認輸!”

大栓看著“董存瑞戰斗連”的大漢們一個個都“繳*投降”,倒在地上,氣的“嗵”地一聲放開了石碾子。

“劉胡蘭戰斗連”一片歡呼。姑娘們抱在一起,覺得自己之前的努力沒有白費,女人一點都不比男人弱。方瀚博轉頭看著石桂清,她正被姑娘們簇擁著,笑的一臉燦爛,仿佛四月的太陽直擊了方瀚博的胸膛,溫暖而有力的,又帶著和煦。方瀚博看的微微呆了兩秒,石桂清和姑娘們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笑的無比開心。

石桂清走到大栓面前,抬起頭直視著他的眼睛,嘴角的笑容克制不住,和聲對大栓說道:“愿賭服輸,你們道歉吧。”

大栓看了身后的大漢們一眼,對著石桂清冷哼一聲,甩手道:“沒這道理,老爺們兒要向女人低頭?”

大栓說完,甩下攤子走人,留下大漢們在地上休息。石桂清她們那些姑娘們雖然有些不滿意大栓的回答,但是仍然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她們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了自己并不比大栓他們差,*說的“婦女能頂半邊天”,果然是對的!

第二天中午,出乎方瀚博意料的,石桂清來找方瀚博了。面對石桂清,方瀚博有些局促,他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石桂清開門見山,帶著滿面的笑容,有些不好意思地問方瀚博:“方工,我……我想對你提一個請求可以嗎?”石桂清說著有些不好意思,面頰帶了些紅暈,耳朵也些許地染上了紅色。

方瀚博不知道她到底想說什么,咽了口口水,有些緊張。石桂清上前一步,有些不好意思地捥了一下耳邊的頭發,把它們夾在了耳后,抬眼看向方瀚博,說道:“方工,你是文化人,學問又高。我……我想和你學習認字可以嗎?”

方瀚博愣了一下,有些呆住了,但也僅僅是兩秒,就看著石桂清。石桂清顯得有些緊張,她袖子里的手輕輕地握住了拳頭,然后她看見方瀚博嘴唇一開一合,說出的是:“當然可以啊。”

這天晚上,石桂清去約來到了花田里,從今天開始,方瀚博要教她識字了。石桂清有些緊張又有些喜悅。緊張的是要和方瀚博單獨兩人學識字了,喜悅的是自己一直沒什么文化不認字,終于可以學習知識了。

石桂清來到花田時,方瀚博已經在那里等她了。她看見方瀚博手中那些紙筆和兩盞油燈,心里暗下決心要好好學習。方瀚博聽見動靜,抬頭,看見月光下石桂清一身素衣,緩緩撥過花草來到自己身邊,自己都沒察覺自己心里微微悸動。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