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十八章 較勁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6-21 18:00|字數:2090

女人們聽了石桂清說的,自己想了想,覺得石桂清說的也是十分有道理,于是都夸石桂清腦子聰明,紛紛點了點頭,決定按她說的做。

翌日,太陽當空照著,光線比較強烈的時候,也是一天之中最暖和的時候,整個陽光明媚,像似給大地抹上的淡淡的金輝,為這冬日增添了幾分嫵媚。

即使不是大夏天,也仍然讓人看了晃眼睛,覺得身上開始冒汗了。幾個石碾子擺在工地上,看著就十分重,這就是接下來石桂清和大栓打擂臺的重頭戲了。大栓滿臉得意地帶著“董存瑞戰斗連”的一個個“董存瑞”摩拳擦掌,干勁十足,仿佛已經勝券在握,他們幾個壯漢為了顯示出男人強健的肌骨,也是為了給對方心理上造成壓力,不顧等下會有女人們在場。

一個個都清一色地脫了個光脊梁。幾個大漢笑著和對方說著話,就等著石桂清和她的姐妹們來到場地了。不一會,“劉胡蘭戰斗連”也到了,女人們穿著自己昨天連夜準備的特殊的衣服,看著一個個男人們光膀子,想起了石桂清昨夜交代的話,一個個都哈哈大笑。大漢們看她們對著自己笑,反而有些不明所以。

方瀚博看著他們,有些無奈又有些覺得有意思,他看著在場的男人和女人們,站在一邊也有點期待著。忽然眸光掃到了石桂清,對上了她清澈的眼眸。石桂清看見了方瀚博,朝他笑了一下,方瀚博當然看見了石桂清的笑容,眼神稍稍閃躲,然后低下頭,加深了嘴角的笑意。

石桂清收回目光,聽見女人甲在大聲對“董存瑞戰斗連”的漢子們喊到:“哈哈哈哈……不穿衣服不冷嗎?別回頭凍感冒了,輸了擂臺,說是因為身體不適。”

“嗤”,大栓不屑地笑女人甲,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肌肉,攬著身邊一個兄弟的肩膀說道:“頭發長見識短,我們這叫光巴團。”大栓身邊的兄弟用力點了點頭,還拍了拍大栓結實的背脊,像是要像大家展示自己有多壯實。

看著他們幾個笑笑鬧鬧,石桂清輕輕搖了搖頭,笑了笑,轉頭看著大家,忽然看到方瀚博正看著她。方瀚博帶了一副細框的眼鏡,即使有著眼鏡的阻擋。

還是可以感覺到他眼睛里的深邃,仿佛一汪深潭,可以讓人沉溺在其中。石桂清看著方瀚博有些微微地出神了,方瀚博有些微微歪了歪頭,對她深深地笑了一下,石桂清雖然剛剛愣了一下,但還是很快回了方瀚博一個微笑。

這邊兩人之間正有些微妙的氛圍,那邊的男人和女人們說的熱火朝天。大栓的手一揮,一聲令下,大聲說道:“開工!”

隨著大栓的命令下達,“董存瑞戰斗連”的一個個小伙子們猶如猛虎下山,石磙子被拉得平地生風,男人們身上的肌肉開始繃緊,一個個粗厚的聲音喊號子聲不絕于耳,因為大家團結一致,所以連干活兒都特別有干勁,拿出了十足的力氣。

而“劉胡蘭戰斗連”的姑娘們則個個不緊不慢地拉著,姑娘們的細聲軟語偶爾傳到耳邊,是她們在不停地鼓勵著對方,為對方打氣。雖然因為力氣沒有壯漢們大而有些落后,卻都沒有因此而氣餒,仍然是有條不紊地進行著自己的活兒。

即使有時候有姑娘累了也會堅持下去,她們相信自己不會比男人們差,*說了“婦女能頂半邊天”。

男人甲看著那些相互之間鼓勵對方的姑娘們,笑了,對大栓說道:“大栓,你看看那些娘們兒,就那速度,現在都落下我們四十多個來回了,這我們是贏定了啊。”說著眼里透出了得意的感覺,似乎已經看到自己贏了那些姑娘們。

大栓雖然也有些得意,但是微微透露出了些擔心的神色,有些怕姑娘們逞能壞了身體,于是他想了想對“劉胡蘭戰斗連”的姑娘們喊道:“姑娘們!身子骨受不住了要說啊,別逞能!別到時候說我們這些老爺們欺負你們!”

男人們有些哈哈大笑,有些微微透露出擔心的神色,有些已經志得意滿的看著姑娘們,勝利仿佛就在眼前了。

雖然知道大栓也有好意,但是還是斜了那些男人們一眼,咬了咬牙,繼續堅持做活,石桂清看著他們淡淡地笑了笑,依舊不急不躁,鼓勵著姑娘們。

石桂清抬頭,汗水從她額頭滴落,幾縷發絲被汗水打濕黏在她的臉頰上,石桂清也無暇顧及,大聲對姑娘們喊著:“大家沉住氣!”

滾動的汗珠,浸透的汗衫,急促的*。

大家賣力地干著,即使汗流浹背也不放棄,無論條件多么艱苦,環境多么惡劣,她們都不會放棄。不僅僅是為了贏得打擂臺的比賽,更是為了建設自己的國家。

收工號一響,男人們一個個筋疲力盡往宿舍走,大家身上被太陽曬得發紅,一層細密的汗珠凝在他們的皮膚上,大家揉著肩膀,敲著手臂和腰背,雖然有些勞累,但是還是心里透著強烈的喜悅,今天做的又多又好,一定可以贏過那些姑娘們。

男人甲回到宿舍,“砰”地一聲躺倒在床上,敲著腿大聲說:“累死爺了!”

大栓也沒什么力氣,從鼻子里“哼”了一聲,轉頭對男人們說道:“看那些娘們兒能扛幾天。”

方瀚博不緊不慢的從后面走了過來,嘴角帶了一絲微微的笑意,一邊慢慢走過來一邊看著男人們。

看見方瀚博走到身邊,大栓扭頭拍了拍方瀚博的手臂,非常高興地對他說道:“方工,你看這比賽我們贏定了!”

方瀚博聽了他的的話,看向他,微微搖了搖頭,說道:“不一定。”

大栓聽了方瀚博的話,挑了挑眉頭,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覺得方瀚博仿佛在開玩笑一樣,說道:“這還不一定?光今天一天,那些娘兒們就落下我們四十多回合!”

方瀚博看著他們搖了搖頭,推了下眼鏡,笑著說道:“這才第一天。”

大栓有些不開心,一拍*,對方瀚博搖頭說道:“你讀書人不懂粗活。這擂臺,我們贏定了!”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