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十七章 作證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6-20 18:00|字數:2079

石桂清看見方瀚博仍然是沒有注意到自己在對他招手,于是對方瀚博輕輕喊了一下:“那個……方瀚博。”

方瀚博聽見聲音,轉過頭,看見石桂清一邊向自己招手一邊對著自己說話,他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原來石桂清在和他說話,方瀚博不好意思地對了石桂清笑了一下,點了點頭,對她示意自己在聽石桂清說話。

方瀚博對石桂清笑了下,點了點頭“嗯?”

石桂清朝他笑的瞇了眼睛,學著方瀚博的樣子,也對方瀚博點頭說:“還麻煩你當證明人。”

方瀚博轉過頭看了看看了看大栓,又看了看石桂清,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答應下來這件事,只好尷尬地笑了一下。

大栓覺得石桂清找公證人沒什么不對的,于是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對方瀚博大聲地說道:“方工,就請你給我們做個證,這事兒不可能輸。”

方瀚博沒了什么別的顧忌,看著石桂清又看向大栓,笑著點了點頭答應了石桂清交代他的這件事。

石桂清走到了大栓面前,和大栓面對面站著,直視著他的雙眼,臉上帶了笑容。方瀚博站在石桂清和大栓中間,看著他們倆。石桂清伸出手握住了大栓的手,加緊了力度,有些堅定,大栓看著石桂清的眼睛,方瀚博現在中間,看著他們握手,很高興地宣布了石桂清和大栓之間的協議達成。

傍晚時分,上燈了,一點點黃暈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靜而和平的夜。夜晚的帷幕已經拉起來了,一輪月亮掛在中間,大家基本上都已經回了自己的家,只剩了零星的火光在田埂間緩緩移動,那是晚歸的人在拖著疲憊的腳步慢慢的回家。大家結束了一天的勞作,都回了宿舍,收拾自己洗漱*,慢慢進入了夢鄉。

方瀚博回到自己宿舍,想起了白天發生的事,覺得有些意思。煤油燈的光暖暖的灑在書桌上,窗戶似乎有些漏風,火光時不時搖曳幾下將方瀚博的影子拉長縮短。他看著斑駁的墻上的自己的影子,有些發愣也有些恍惚,方瀚博的腦子里忽然出現了那個女孩子。

那個陽光下對著自己笑的石桂清。她的眼睛那么清澈,像在烈日下看見一汪清泉的感覺,她那勇敢無畏的神情,方瀚博想著,嘴角帶上了自己都沒有發覺的笑意。他收拾好一切躺在床上看書,卻只看進去了只字片語,最后索性放下了書平躺在床上,想自己的心事,發現自己竟然也有些期待明天了。

女人們的屋里,昏暗的煤油燈亮著,偶爾蹦出零星的火花,眾人累了一天,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宿舍,大家忙碌辛苦了一天,又經歷了那么多的事情,大家都顯得有些疲憊。女人們在回到宿舍后一個個先后倒在通鋪上,雖然你一言我一語地嘰嘰喳喳的聊天,但是大家都太勞累了,于是聊了幾句就都很快的睡著了。

石桂清卻沒有那么快的*睡覺,她坐在椅子上稍稍想了片刻,就馬上有了主意開始行動起來。這個點子她在白天決定和大栓打擂臺的時候就想到了。

石桂清慢慢地從自己的藍花土布包袱里掏出幾塊布,拿在手上看了看,小心的把它們展平,放在手里。然后她慢慢地找出了針線,在煤油燈的光亮下穿針引線,開始縫起了那幾塊布。原本已經躺下的秦若男本來已經閉上了眼睛,恍惚間聽見動靜以后,微微睜開眼睛來,輕輕地起身坐起來,生怕把其他同伴吵醒,她揉了揉眼睛,覺得還是有些迷迷糊糊的,看著石桂清縫著那幾塊布,石桂清一針一線格外認真,秦若男有些疑惑。

秦若男揉了揉胳膊,輕輕敲了敲自己的肩膀,歪著頭看著石桂清縫著那些布頭,十分不解,于是攝手攝腳地爬下床,生怕吵醒了其他人,她慢慢走到問石桂清身邊,把頭湊過去,道:“桂清,你這是做啥?”

石桂清聽見聲音,微微停頓了一下,才發現原來大家都睡了,只有秦若男坐起來看著自己,于是對秦若男微微笑一下,把手里的東西舉起來給她看了一下,輕聲說著:“我給大家縫個墊肩。”

女人甲之前被秦若男和石桂清的說話聲音吵醒,慢悠悠地起身,看著石桂清手里的幾塊布,還是覺得有些不解和疑惑,于是問道:“這有啥用?”

石桂清看著她們笑著,但是沒有放下手里的活,反而有些加快了速度,她對她們解釋說著:“和那些老爺們兒比擂臺,光拼力氣我們肯定是比不過的,所以我們要智取!”說著點了下頭,眼睛里發出了狡黠的光芒。

女人乙偏了偏頭,看著石桂清和她的舉動,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對于她想做什么任然沒有頭緒:“智取?”

石桂清點了點頭,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把布頭放在肩頭比劃了一下,對她們幾個人說著:“對。只要我們每人都有這么個墊肩,我有把握贏他們!”

女人甲有些明白了石桂清的意思,很開心,一股腦坐了起來,仿佛身上都有了力氣一樣,對著大家握緊了拳頭,很有志氣地說:“好。大家快起來,我們做墊肩。”

于是幾個女人連忙趕緊從鋪上爬起身,一掃之前的疲勞,大家都紛紛圍坐到石桂清身邊,幫忙拿出了幾塊布,找出了自己的針線,也和石桂清一樣開始縫了起來,有些開始悄悄說起了小話,女人們湊在一起總是有很多話想說。大家坐在一起,湊在燈光下,偶爾說幾句話,雖然還是有些勞累,但是總覺得大家在一起就干勁十足了。一想到明天的比賽,大家不僅忘了自己今天一天勞碌后的疲勞,反而有些躍躍欲試了。

石桂清笑著看著大家,沒停下手里的活,但也時不時看著別的女人手里的活,幫著指點一下,然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對她們說著:“大家伙明天穿上薄棉襖兒,墊上墊肩,再熱不要減衣服,這人啊,一出了汗,就像小車轱轆添了油,跑起路來反倒不覺得累。”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