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十六章 男女連隊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6-19 19:00|字數:2010

男人們像是聽到了集結號一般,迅速都大栓面前集合,眾人的小臉蛋通紅,等著大栓開始做動員。

大栓也算是笨嘴笨舌,看著自己的戰友,想了半天才憋出了幾句話來:“同志們,從今天開始,我們的戰斗連就有了新的稱呼了,同志們,董存瑞就是我們學習的光輝榜樣,我們要做到不怕的犧牲,排除萬難的思想準備,我們一定不能輸給劉胡蘭戰斗力連,我們一定不能輸給一幫女人。”

“劉胡蘭戰斗連”的女人們聽到大栓的口氣中似乎有些瞧不起的女人的語氣來,一個個轉頭看看大栓這邊才成立的董存瑞戰斗連,大栓還在慷慨激昂的動員著戰友,劉胡蘭戰斗連的戰士們尋聲朝這方向看來,男人們個個昂首挺胸,頭也不轉,看都不看:“劉胡蘭戰斗連”。像是在完全忽視劉胡蘭戰斗連的存在。

石桂清看了一眼站在“董存瑞戰斗連”隊伍之外的方瀚博,方瀚博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臉紅了一下,他也覺得大栓的話說的有些過頭了,但是大栓和同志們正在興頭上,也不好意思去打擊他們的積極性,還是沒有去攔著大栓。

石桂清卻是個不肯服輸的主,聽到這邊有人瞧不起她們戰斗連,瞧不起她們是女人,開始生氣起來,她才被選上連長,這個時候要是被對方把氣勢給比下去了,她定然會臉上無光,看著大栓*瑟的樣子,總是覺得還是要替自己的隊員們挽回一點場面。

想到這里石桂清一拍手,帶頭朝“董存瑞戰斗連”走了過來,她身后跟著幾個女人,一個個板著臉,看的方瀚博一整發毛,方瀚博在旁邊嗯嗯了幾聲,想要提心大栓,但是大栓卻全然不知的繼續和他的演講.

方瀚博無奈的搖搖頭,不在說話。

看見遠處有一些男人們正聚在一起,石桂清慢慢走過去,向他們招了下手,說了聲:“嘿……”

男人們依舊自顧自的做事,和別人說話或者索性在發呆,裝作沒看見石桂清和他們說話的樣子。

女人甲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滿的感覺。她轉過頭看了下石桂清,又看向男人們,清了清嗓子,大聲對男人們道:“是不是男人?叫你們都沒個吱聲的。”

男人們聽了她的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看熱鬧的心態。

男人甲聽了噗嗤笑了一下,雙手抱臂,眼睛上下瞟著女人甲,像是在打量什么似的,慢悠悠地說:“怎么的?誰不是男人。我們不是,你是啊?”

女人甲聽了頓了一下,臉頰微微發紅,有些語塞不知道該說什么。她捏緊了些拳頭,看上去有些憤怒,又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支支吾吾地說:“你……”

男人乙把吸得只剩下一點煙頭的煙扔在地上,慢慢伸過腳,用力地在煙頭上踩著。“這工地上,你們沒了老爺們管,現在一個個都想出頭了?”他一邊說著,一邊從椅子上站起來,手背在身后,看著剛剛的幾個人,一下一下捶著自己的背。

石桂清笑了笑,攤了下手,看著他笑瞇瞇地說:“大兄弟,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說了“婦女能頂半邊天”!你這是輕視女性!”

大栓從鼻子里“嗤”了一聲,極為不屑的樣子,看著石桂清冷笑了一下,轉過頭,斜了眼睛看著她,說:“啥輕視不是輕視的,我只知道我們男人力氣比你們女人大,這重活累活還不得指著我們?”說著拍了拍邊上兄弟的肩膀,男人們有的也笑了出來。

石桂清挑了挑眉頭,眼波微動,心里不同意大栓的這種說法。但是只用了片刻,她輕輕笑了一下,對大栓說:“你這話我就不同意。明天開始,我們工地要開始拉石碾子了,就這事兒上,我提議我們來打個擂臺,比個高下怎么樣?”

大栓聽了哈哈大笑,轉過身,一邊看著一邊圍著石桂清慢悠悠的打轉。他踱著步,時不時點點頭,好像覺得很有意思,說:“太陽怕是打西邊出了。比生孩子咱沒那本事,比拉磙子、比出牛勁,這種擂臺你們也敢打么?”有的男人對著石桂清捏了捏拳頭,展示了自己手臂上的肌肉,然后看著她們笑出聲來。

石桂清抬了抬頭,看上去很有底氣的樣子,她聲音響亮的說著:“敢!”

男人甲搖著頭,發出了“嘖嘖”的聲音,看著邊上的兄弟們,指著石桂清說:“你這八成是瘋了,我們男人尿尿也比女人高,咱站著,你們得蹲著。找著咱們比力氣活,不是要氣死大老爺們兒?”他邊上的兄弟們有的搖著頭,覺得石桂清不自量力,有的哈哈地笑著,好像看見了個傻子似的,有的仍是自顧自的做事,偶爾看一眼他們,發出輕蔑的笑聲。

石桂清皺著眉頭,有些不滿他們的反應,她覺得很是不滿,于是大聲說:“沒比過你怎么知道不行?”

大栓停住了腳步,靠在一邊的墻上,瞥著石桂清,對了兄弟們點了點頭,朝著石桂清大聲說著:“比就比,誰怕誰!”周圍的男人們開始起哄,有的笑著,有的在喊著什么,都等著看他們的好戲。

石桂清很有自信地笑了,風吹過發絲,襯托的面容都非常有朝氣的感覺,似乎覺得自己已經勝券在握了,她對著男人們說:“好,那這事兒就這么定了。如果你們輸了,我要你們向我們“劉胡蘭連”道歉,不該輕視女同胞!”

大栓握了握拳頭,顯示了下自己的男人氣概。他看著石桂清勢在必得的樣子有些覺得好笑,區區的女人怎么可能比得過自己這種實打實的壯漢。于是他挺了挺胸膛,意氣滿滿的說:“呵,就沒在怕的,根本不可能輸。”

石桂清看見方瀚博正站在一邊看著大栓,她轉向方瀚博,對著他微笑了一下。她向方瀚博招了招手,讓方瀚博看自己。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