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十二章 田老師找到了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5-31 15:28|字數:2013

石小葦看著王珂發過來的短信上的地址,仔細的看了看,眉頭緊皺,雖然是想通了,但是事情到了眼前,卻還是猶豫。

她開著車子,路過了一個學校的門口,她停住了車子,下了車子看了看學校里面,眼前有些淚眼摩挲,這是她上小學的地方。

她想起了母親曾經在學校門口等她的情景,每次放學的時候,她總是能在門口看到母親翹首以盼的樣子,心中不由的泛起了一整整的思緒。

那個時候, 她看到同學有父親來接送的時候,總是有著一點點的羨慕。

有一次,她被班上的一個男生欺負,回家哭泣,石桂清心中心疼,去班里找那哥男生家里理論,誰知道那個男生家里也是個蠻不講理的,居然把石桂清給罵了回去。

那次,石小葦心中就暗自想來,為什么自己沒有一個父親,可以在這個時候出來獨當一面,也不至于讓母親受這般罪。

這件事之后,石小葦遇到了有人欺負她的事情,都會自己打回去,從此也變得堅強了很多,總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去解決。

她把手放在學校的鐵門上,看了看里面看了看,想起了自己參加畢業典禮的時候母親站在坐在觀眾席上的樣子,那種慈祥的樣子,讓石小葦頓時覺得心酸不已。

石小葦坐回了車子里面,想起了已經不在人世的母親的,頓時留下了淚水來。

她扶在方向盤上哭了一會,電話鈴聲再次的響起,石小葦看了看來顯示,是王珂的,接了電話,王珂詢問到:“小葦,收到短信了嗎?”

石小葦嗯了一聲,那邊說到:“那你快點過來哈,我等你。”

石小葦喂了一聲,本想在說些什么,王珂卻已經掛了電話,石小葦無奈的把手機放了下來,不過她依舊還是沒有發動車子。

她實在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去找這個從未謀面的父親,畢竟母親既然瞞著她說父親已經故去,自然是有她的道理,現在她卻在母親尸骨未寒的時候去找父親,總是覺得對不起母親。

思量了許久,又不好爽約,最后決定還是見到王珂再做打算。

石小葦按照王珂的地址,來到了一座大院,走到一戶人家門口,敲門。

門打開,是王珂開的門。

王珂咋呼到:“你可來了,田老師都在里面等你了。趕緊進來,都等了你半天了。”

石小葦有些忐忑:“我就這樣進來方便嗎?這件事我們是不是在商量一下?”

王珂撇嘴:“別廢話了,有啥好商量的?都到了這里了,當然要查一個水落石出才是,快進來。”

王珂一邊說著,一把把石小葦拉進門:“你說巧不巧,你說的這個田老師呀,是我爸的老朋友了,天底下居然還是這么巧的事情,怪不得有人說,想要和一個陌生人聯系上的話,只需要經過六個人,以前我還不信呢,我只經過兩個人,這次我可真是服了。”

石小葦聽了這話,也覺得驚奇不已,點了點頭說到:“可真是巧,怪不得你這么快就找人了,我還以為你交了一個警察局的男朋友了呢。”

王珂聽了這話,捂著嘴巴笑了笑,輕輕的在她的背上拍了一下:“你真是討厭。”

石小葦隨著王珂走進門,發現客廳了沒有其他人,她狐疑的看看王珂:“就我們兩個?田老師呢?”

王珂說到:“田老師的家人們今天出門去看展了,我可是花了老大力氣把田老師留在家里的。他老人家早就備好資料在里面等你了。”

王珂把石小葦拉到了書房門前,王珂輕推開門。

這間書房大致有三十平米的樣子,四周整齊的擺放著鐵質的文件柜,正中間放著一張實木的書桌,書桌上放著筆墨紙硯。

書房收拾的很干凈,看來田老師是一個十分有條理的人。

屋子里除了書本字畫意外,最多的就是滿屋的老照片,墻上掛著各種照片,看起來似乎是什么大生產、大建設之類的黑白老照片。

石小葦仔細的辨認了一下,照片上寫著‘淠史杭建紀念’還標注這日期。石小葦自然對這些東西不是很了解,但是從照片上的樣子可以看出來,上面的工人十分賣力。

在墻邊有一張靠背藤椅,田老師背對著門坐在藤椅上。邊上放著一個紫砂壺,里面沏好了六安瓜片,壺嘴正冒著熱氣。

田老師聽到門的聲響,轉身看著王珂和石小葦。

田老師驚喜的看了看:“來了?”

王珂禮貌的叫了聲:“田老師,這就是我跟你說的那朋友,她今天對你可是有事相求。想讓你幫著找找人。”

田老師疑惑的看著石小葦問道:“姑娘,你是想找誰啊?”

石小葦有些膽怯的看看他:“田老師好,我是石小葦。”

石小葦怯怯走上前,畢恭畢敬的將照片雙手遞給田老師。

田老師瞇縫著眼睛看著照片,然后帶上了近視眼鏡,微揚起頭。

田老師喃喃自語:“你是說石桂清啊。”

石小葦驚訝的看著他:“田老師,你認識我媽?”

田老師嘆了氣:“淠史杭工程上有誰不認識石桂清,那可是當年有名的鐵娘子。她可是大建設上的風云人物。”

石小葦聽他這樣說起自己的母親,更加驚訝,她自然是想不到自己的瘦弱的母親會和什么鐵娘子這樣的名號聯系在一起,她一直在埋怨母親不了解她,看來她更家不了解自己的母親。

田老師再看看石小葦,問道:“你母親還好嗎?”

石小葦低下頭搖了搖:“母親,前幾天去世了。”

田老師聽了這話,哀嘆了一聲:“可惜了,真是可惜了,這么多沒見,居然成了訣別。”

石小葦看了看田老師說到:“田老師,您能和我說說我的母親嗎?”

田老師指了指座椅:“來來,別光站著,坐下說,坐下說。”

眾人做好,田老師說到:“若是說起你母親的話,那就要先說說,淠史杭工程。”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