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九章 生活需要繼續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5-31 15:27|字數:2047

王珂眼眶微紅,抱住了她的,輕輕的在她的背上拍了拍:“我知道我知道,但你還是要堅持住,不然阿姨走的也會不安心的,那你媽的墓你準備安在哪?

石小葦搖搖頭,王珂看著石小葦一臉茫然,滿是心疼。

王珂看看她,用手帕紙把她眼角的淚水擦干凈:“哎,你老這樣也不是個事兒啊。”

石小葦再次抱緊了自己的膝蓋,頭往下低了低。

王珂看看她的樣子的,知道她現在的樣子一定是異常的傷心,也不好再說些什么只有全解到:“誒,吃點東西吧,這家后面可就靠你自己撐著了。你媽要是還在也不希望看到你這個樣子。”

王珂撕下一片饅頭往石小葦嘴里送,石小葦機械般的張開嘴,嚼了兩下,王珂把牛奶的吸管送到石小葦嘴邊,小葦吸了一口,還沒來得及咽,就一陣反胃,要了搖頭。

王珂看到這番情景,也是十分的無奈,不在繼續的強求,輕柔的說到:“那我還是送你回家吧,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的好。”

石小葦點點頭,坐在王珂開的車子里。回到了家里,王珂把她送進了屋子,看了看手表說到:“我還是有事情先走了,你在家休息休息,要是有什么事情就打電話給我。”

石小葦坐在了沙發上,麻木的點著頭,王珂對著她嘆了口氣,關山了門,走了出去。石小葦坐在沙發上,神情麻木發呆。

由于無意中轉了一下頭,看到了石桂清的遺像,走了過去一遍遍擦拭相框,撫著照片上石桂清的白發,把相框掛在墻上,定神看著照片里的石桂清依舊笑顏如花。

看到這里,石小葦再次想起了母親的樣子,那燦爛的笑容再次的刺激到了她柔軟的內心,她擦了一下眼眶的淚水,轉身走進了石桂清房間。

石小葦走進石桂清房間,一切都和石桂清在世的時候一樣,東西排列的整整齊齊,櫥柜都擦得干干凈凈。

她回憶起,小時候在這里和母親一起歡笑的日子,在這房間里,她曾經趴在母親的腿上,任憑母親溺愛的撫摸著她的頭發,讓她感到無盡的幸福。

此刻床單還是一如既往的干凈無比干凈,就像是母親從未離開過只是出門買菜一般,但是現在卻再也聽不到開門的聲音,看不到這床上躺著的母親了。

她想起母親叮叮當當在在廚房里做菜的響聲,想起,母親接送她上下學日子的,現如今這一切都不在了,這讓她感到了不知所措。

石小葦環視房間,手掠過梳妝臺,打開抽屜,里面有一把老鑰匙,上面系著一根*,她正詫異的時候看到旁邊的藥瓶。她拿起藥瓶,仔細端詳。瓶子上的幾個字十分顯眼“氯沙坦鉀氫氯噻嗪片”。

石小葦把藥瓶轉了一邊,上面寫著:治療高血壓基礎藥物。噻嗪類利尿藥可單獨用于輕度高血壓……她看著,眉頭緊皺,眼淚沒落下,反倒一陣反胃,沖出房間。

不知道為什么,石小葦*衛生間,伏在面盆上一陣嘔吐,卻吐不出東西。她稍作歇息,打開水*,用手接水漱口,把水往自己臉上潑,腦袋一點點向下,整張臉浸到水中。

她突然的想起了醫生說的那些話:我們查到病人的病例,病例顯示病人患有高血壓,長期以來都靠藥物來維持。

病人送到醫院的時候,呼吸和心跳就已經停止了。長期以來高血壓對腦實質內穿通動脈管壁中的內膜發生玻璃樣變性,在血壓急劇變化時破裂出血,導致死亡。

石小葦在水中,感覺有點窒息。

她的耳邊回想起自己和母親最后說的那些話:可這么多年來,你從來都沒有真正了解我,你都沒問過我自己想要什么。

石小葦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 你老說媽媽不了解你,那你真的關心了解過媽媽嗎?”

她甚至有些生氣,生石桂清的氣,為什么 這么重要的事情,石桂清都不肯告訴她?要一直瞞著她?

清醒之后,她關了水*,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水,抬頭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石小葦起身,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滿臉是水,顯得十分憔悴。

她順手拿起毛巾擦了擦臉,讓自己稍微的清醒了了過來。她在看看鏡子里自己的樣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把散亂的頭發用手理了理。

石小葦回到石桂清房間,轉身打開柜子門,石桂清的衣服一件件都整齊擺放在衣柜里,柜子的角落有一個小箱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她蹲下抱起箱子,把箱子放到床上,在床邊坐下。箱子上有一把老舊的鎖,她動了動箱子發現打不開。她認真看了一下鎖頭的形狀,似乎想起什么,放下箱子,從梳妝臺的柜子里拿出那把鑰匙插進了鎖孔。

“噠”一聲,鎖匙應聲而開。石小葦怔怔的打開箱子,里面有一支破舊的鋼筆,鋼筆下面還有一塊藍布,她放下鋼筆,小心將藍布打開,里面是一個精美的相框,框著一張合影,年輕桂清和一個男子親密的靠在一起,像一張結婚照。照片里的男子,生的清秀,石桂清一臉幸福。

正當石小葦疑惑之時,門鈴突然響起。

石小葦來不及放下相框,拿著相框便起身走出房間,為了開門方便,她順手把照片立在桌上。打開門,站在她面前的是一個陌生女人。

按個陌生的女人問了問:“你是桂清的女兒吧?”

石小葦茫然的點點頭,依舊疑惑的看看她問道:“請問您是?”

那個女人開始自我介紹到:“我是你媽媽的舊友,我叫秦若男。”

石小葦這才認真打量起這個叫秦若男的女人,看上去六十多歲,穿衣體面,顯得十分考究,生活情況至少比石桂清好。

秦若男繼續說道:“我和桂清以前在建設淠史杭工程的時候一起共事過,我叫秦若男。這次幾個當時一個工作的老朋友準備聚一聚,我問了好多人才找到你們家的。聽說你媽媽過世了,我就想來看看你。”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