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五章 媽媽知道了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5-22 14:08|字數:2132

她打開通話記錄,第一個顯示的電話號碼就是喬森的,名字的后面還加著一個甜蜜的昵稱,

根據電話號碼的顯示,可以清楚的看出來,她和喬森曾今的通話記錄每天至少有是十幾次,不過最后的一次通話,卻定格在了分手的那天。

更加諷刺的是,那個電話還是喬森約她出來吃糕點的,那她滿心高興的如約而至,她以為喬森是想和她商量見家長的事宜,在去的路上石小葦還在思思考著送什么東西好的問題。

誰知道,換來的卻是如此無情的分手。

她拿著手機把頭埋在了枕頭里,思索了很久。她還是不甘心的拿著手機撥出喬森的手機號。

電話的聲音從聽筒里傳了出來嘟……嘟……的響聲,很快的電話那頭響起了:您撥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的提示音,她自然知道這是被拒接。

石小葦掛了電話,重新再撥,電話提示音已經變成了: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石小葦知道有的時候,有的事情在怎么努力都是沒有用的,于是她把手機往床上一扔,把腦袋包進了被子里。

天亮,陽光窸窸窣窣從窗口射進來,灑落在地上。一切都擺放的整整齊齊,小鳥在陽光快樂的飛舞著,發出嘰嘰喳喳的叫聲,偶爾有幾只小鳥停在了窗臺上不知道在啄著些什么。

石桂清拎起菜籃子,穿鞋出門,退休以后,她沒了多余的事情可以去做,每天早上起來很早,就是為了趕一個早市,這樣的習慣已經保持了很久了。

嘈雜的菜市場,買菜的人們和菜販子的討價還價的聲音不絕于耳,菜市場里此起彼伏的叫賣聲加上雞鴨的叫聲,讓人很容易的就能感受到生活的氣息。

石桂清想了想今天要做的東西,然后穿梭在菜攤間,最終目標明確的在一個青菜攤前停下,她在一堆紫薯里面挑挑揀揀了一番,最后找了幾個不錯的,然后問道:“這一斤多少錢?”

菜販子馬上殷勤的上來打招呼:“大姐,這今早剛到的,新鮮的,四塊錢一斤。”

石桂清搖搖頭,有些不滿意的所到:“前面那家才三塊八呢。”

菜販馬一臉不相信的樣子說道:“不可能,我們家已經是最便宜的了。”

石桂清也不想繼續維持她蹩腳的談判方式,開始說道:“三塊八。”

這種大媽級別的砍價方式,菜販子自然是輕車熟路的很,菜販子也懶得在和石桂清為了塊兒八毛的事情在和石桂清糾纏不已,有道是和氣生財,菜販子微笑的看著石桂清說道:“好好好,就做你第一單生意,大姐以后有什么想買的常來哈。”

雖然一切都只是客套,石桂清有客套的回了一句。

菜販子拿出一個塑料袋,用兩只手把袋子攤開橫在石桂清面前。石桂清挑選著紫薯,往袋子里放。最后把袋子遞給菜販子。等著菜販子把她挑選的紅薯上了秤臺,石桂清拍了拍有些臟了的手,說道“稱稱多重。”菜販子接過袋子,放到秤上。

菜販子看好了數字,說道:“大姐,正好三斤,十一塊四。”

石桂清向著秤上的數字看了看,確定準確無誤之后,掏出錢包,拿錢給菜販子,接過菜販子手中的袋子。

石桂清掂了掂手中的袋子,滿意的說道:“謝謝啊。“”

菜販子自然熱絡的回應:“大姐您慢走啊,下次有什么需要的話,來幫襯幫襯我的生意。”

石桂清微微笑著回應:“一定、一定。”

石桂清又陸陸續續逛了幾個菜攤,和小販交談了幾句,買了一些菜。不久,手上就提滿了菜走出菜市場。

石桂清拎著菜回到家,圍上圍裙,洗菜、切菜、做飯,很快廚房里就傳來了一陣叮叮哐哐的響聲。

很快的,一盤盤做好的菜肴被端上餐桌,石桂清看看桌子上的菜,滿意的抓起身上的圍裙擦了擦手,往石小葦房間里走去。

石桂清先是在屋外敲了敲門,里面并沒有什么回應,石桂清突然想起了昨天石小葦的精神似乎不是很好,心中不由的有些心慌,難道是生病了?

想到這里,石桂清在門口輕輕推門走了進去。

屋子里面,窗簾都緊拉著,看大石小葦悶在被子里睡覺,并不想是生病的樣子,石桂清才放下心來。

她看看衣服散落在四周,輕手輕腳把衣服撿起來,搭在胳膊上,拿出去洗。

石小葦聽聞聲響,翻了個身,微微露出個腦袋,繼續睡覺,看看母親的背影,繼續睡覺。

石桂清把衣服方靜了洗衣機里之后,又走進門,走到石小葦床邊。 石桂清推了推石小葦:“小葦……”

石小葦還未從睡夢中完全清醒過來,迷迷糊糊哼哧呢喃著。

石桂清嘆了口氣說道:“吃早飯了。”

石桂清見她一直不肯搭理,便把手扶在被子上:“起來吃了早飯再睡。”

石小葦只是敷衍的回答:“嗯……”

石桂清不依不饒的繼續去喚石小葦:“趁熱吃,別睡懶覺了,都這么大的人了,怎么還像個孩子一樣。”

生壞起床氣外加失戀帶來的痛苦糾結在了一起,讓石小葦不耐煩的喊著:“哎呀……”

石小葦一下子翻起被子,坐了起來,頭發散亂在了一邊。

石小葦不耐煩的說道:“媽,能不能讓我自己靜一靜?”

石桂清覺得奇怪,看了看石小葦:“喬森不是約了你這周末去他家嗎?你在不起床就要遲到了,別讓人家的家長等著,給人家留下一個壞的印象。

石小葦知道這件事是沒有辦法繼續隱瞞下去的,她低聲的說道:“我和喬森分手了。”

石桂清被她這么一說完全愣住了,她看看石小葦說道:“是不是兩人鬧別扭了,你們都不是小孩子了,相互之間有相互體諒懂不懂。”

石小葦盤坐了起來,撓了撓自己本就散亂的披散在肩上的頭發,指著自己說道:“她媽媽嫌棄我,說不愿意兒子娶一個單親家庭還不富裕的女人。”

石桂清愣住,看著石小葦把腿曲了起來,然后把臉*了自己的膝蓋。

石桂清頓了一會,心中一陣的內疚,但是又不知道該怎么安慰石小葦,最后還是默默關門出去。

石小葦倒頭睡在床上,眼淚順著面頰落下,滴在枕頭上,她緩緩閉上眼睛。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