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三章 回家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5-22 14:07|字數:2003

曾經有人和她說過的,倘若是男人想要絕情的話,縱使三九天的寒風都不可以匹敵的,開始她還不信,但是現在她在這溫暖的日子,的確感到了三伏天的寒冷。

一滴淚水滑落,掉在方向盤上,石小葦就像是看到了那滴滴落在蛋糕上的淚珠一般就這么看著,看著。

用了一小段時間,石小葦從回憶終于中回到現實,省了一下鼻子,眼眶泛紅。電臺里還在放著悲傷歌曲,就上是為她逝去的愛情哀悼一般,但是又像是一把把冰冷的刀子扎進了她的心口,讓她感到了劇烈的疼痛。

此時的石小葦有些失神。突然一陣刺耳的喇叭聲傳來,蓋過了音樂聲,她抬頭看到一輛貨車朝自己開來,眼看就要撞上,她情急之下,將方向盤往路邊一打,踩下剎車。

車子急剎在路邊停住,卡車擦著石小葦的車子呼嘯而過,喇叭刺耳的響聲在石小葦的車子里轟鳴不已。

卡車的燈光像是白晝里晃眼的燈光,照在石小葦的臉上,晃得石小葦一陣眼暈,石小葦抬起了手,擋在了眼前,微微的閉上了眼睛,以便自己不至于眼睛太難受。

很快的,卡車遠去過后,石小葦才放下了手,張開眼睛,轉危為安,深深的呼出一口氣,趴在了方向盤上。

不知道為什,一種*的委屈敢,瞬間油然而生,石小葦在方向盤上開始哭泣起來,伴隨著夜色,這哭聲顯得更加讓人心碎。

發泄完畢自己的情緒之后,石小葦放開了方向盤,把身體靠在椅背上,長出了一口氣,用手抹掉了眼角的淚水,然后在臉上揉了揉,把安全帶重新調整好之后,再次發動了車子。

在這夜幕之下,車流往來如織,石小葦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孤單,所謂孤單不是整個世界不要你,只是你最愛的那個人不愛你而已。

經過了一段及其不開心的旅程,石小葦終于回到了家里,她吧車子停好,抬頭看著自家方向,屋里的燈光亮著。她站在樓梯口停了一下,才上的樓。

還沒有進屋之前,石小葦就聽到了屋子里有人在說話,石小葦打來了門,不大的客廳里坐著兩個人,一個是自己母親,一個是李嬸,兩人似乎在談論著什么事情,茶幾上放著一杯石桂清給李嬸沏的茶,還在冒著熱氣,看來兩人才談論了不久。

此時李嬸說道:“桂清,你看你平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這次我們社區組織佳木斯健身隊,你就參加一下,湊個人數唄。”

石桂清和李嬸一起坐在沙發上,梳的整整齊齊的黑色的頭發扎好,一件樸素的外衣,被洗的很干凈, 雖然上了些年紀,但是卻透出一股賢淑端莊的氣質。

石桂清似乎顯得有些為難,有些沒有底氣的說道:“佳木斯我不會啊。”

李嬸拍了拍石桂清的手,把身體向前傾斜了一些,接過了話茬說:“不會沒關系,這大家都不會,組隊就是為了一起學佳木斯。等學好了,我們就可以代表社區去比賽。”

似乎是因為聽說要比賽的緣故,石桂清更加沒有了底氣,神情也顯得有些為難,說話的語氣低沉了不少:“我這都一把年紀的老太太了,就不去出那風頭了。”

李嬸聽她這么一說有些不樂意了,眼睛瞪大了不少:“這你可就錯了。

我們這叫發揮余熱!年輕的時候,吃苦吃慣了,為了兒女*勞一輩子,現在好不容易孩子們都長大了,我們可不得好好享受享受?

你看你們家小葦,現在在廬劇團工作也穩定了,你還有什么可愁的。”

聽李嬸提起了石小葦,石桂清倒是有些不放心,臉上的表情也沉重了些:“哎,說起這孩子,工作總是不定心。”

李盛抬起眼角想了想,似乎像是記起了什么事情一般,問了問:“她男朋友也談了好幾年了吧?這事兒是不是快定了?”

石桂清馬上搖搖頭,像是在排除誤會一樣:“哪里,小葦她還小。”

李嬸笑了笑:“你別瞞我啦,我都看到好幾回了,那小伙子送小葦到樓下,膩膩歪歪的,那感情好的嘞。你現在就等著當外婆吧”

石桂清笑了笑,內心中浮現出一絲絲的甜蜜,如今他最放心不下的應該就是石小葦了,如果石小葦結了婚之后,她也算是了了一樁心事。

石小葦身心俱疲,自然無暇顧及兩位老人所聊的事情,她關上了門,拿出了拖鞋換好之后向著屋子里面走了進去。

兩位老人聽到了響聲,循聲看了過去,看到石小葦已經進了門,雖然石小葦神情沮喪,顯得有些無精打采,但是李嬸并沒有看出石小葦的異樣,喊了句:“小葦回來了啊。”

由于這糟透了的心情,石小葦真的不是很想說話,平日里的的禮貌自然在這個時候無法在持續下去,她只是無力的點點頭。

不知道怎么的,石桂清也沒有看出來石小葦的反常,反而是有些覺得石小葦沒有禮貌的,提醒道:“還不叫李嬸兒。”

李嬸兒自然不會計較這些,馬上開始打圓場:“街坊鄰里的,不在乎這些小禮節,孩子也不是有意的。”

此時,石小葦有些疲憊的叫了一聲:“李嬸。”

李嬸聽的高興,她面帶著笑容應聲:“誒,這孩子真是乖巧,你媽可真是有福氣。”

石小葦已經換好了鞋子,站在門口, 李嬸看到石桂清笑,牽起她的手,一臉期盼的看著石桂清,在她粗糙的手上拍了拍:“ 佳木斯健身隊的事兒就這么定了啊,明晚大家就開始一起訓練,我到時候來喊你一起去啊。我就先回去了,不打擾你娘倆兒了。”

石桂清站起身并未直接回答,只是站了起來說道:“小葦,送送你李嬸。”

李嬸馬上擺擺手:“見外了不是?別送了,也就隔壁樓,有啥好送。”

石桂清笑著說道:李嬸,那你慢點啊。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