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二章 分手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5-22 14:05|字數:2086

喬森完全沒有言語,他看著面前這個面容俊秀的臉,眼光灑在她略顯白皙的臉頰上,透著一絲絲的紅潤,她挺翹的鼻梁下那張殷紅的小嘴,微微的翹了起來,展現著少女特有的矜持。

喬森看著楚楚動人石小葦,張開的嘴巴,又閉了回去,那在心中練習了很多遍的話,始終沒有能說出去。

但是石小葦卻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她只是看到喬森面前的蛋糕一直放著,覺得奇怪的,開始提醒這喬森:“別愣著了,吃蛋糕啊。”

喬森此時哪里還有心情去關心眼前的蛋糕,在心中吐了口氣,語氣略帶生硬的說道:“不想吃。”

也不知道是不是神經大條,石小葦完全沒有聽出來喬森的語氣,把蛋糕往喬森面前推了推,用溫柔的聲音說道:“嘗一口吧,可好吃了。”

但是,讓石小葦意想不到的是,喬森還是搖搖頭,眉頭*。

石小葦此時才發現喬森似乎有些不開心,也沒有多問,想想男人還是要哄哄的,于是歡樂的用叉子叉起了一小塊電腦蛋糕送到了喬森的嘴邊,甜膩的說了句:“來,親愛的吃一口。”

誰知道,喬森把頭一撇,躲開了石小葦送到嘴邊的蛋糕。

石小葦看到眼前這一幕,心里頓時翻騰了起來,她把蛋糕叉放在了盤子上,身體向著椅背上靠了靠,她需要喬森一個解釋。

于是,石小葦期盼的看著喬森。

喬森并沒有對剛才的舉動有任何的內疚,當她看著石小葦期待的眼神時,終于鼓足了勇氣說道:“我們,分手吧。”

喬森的話猶如炸雷一般在石小葦的耳邊響起,她驚訝的有些不知所措,剛才還擺弄著餐叉的手,突然的停了下來,就像是時間的定格。

石小葦眼神中本有的熠熠神采,在這一刻突突然的從眼睛里消逝,轉瞬而來的就是正經,她想到過喬森對她說任何事,甚至想過喬森埋怨她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或者自己真的有什么地方做錯了,但是她沒有想到過喬森會說,分手。

石小葦驚訝的看著喬森,面容中顯得有些不敢置信,她微弱的問道:“你剛才說什么?”

喬森只覺得*剛才是比較難以啟齒,但是說出去以后,卻像是解脫一般,在說第二遍的時候,容易了很多,于是石小葦再次確認了那句冰冷的言辭,我們分手吧。

石小葦不舍的把手伸了過去,想要抓住喬森的手,像是溺水的人,想要去抓住救命稻草,但是喬森卻絕情的推開了她的手,堅定的說道:“小葦,別鬧了,這樣放手對彼此都好,我們分手吧。”

喬森知道,有的事情如果做了,就要做到低,他不是一個喜歡藕斷絲連的人,既然提出了分手,就要分的干脆一些。

于是,喬森轉過臉去,不看石小葦,石小葦伸過去的手,最終沒有人能抓住任何的東西,懸在半空中了好一會,眼看喬森沒有想回頭的意思,石小葦最終還是放下了懸在半空的手。

石小葦最終還是不甘心的,她好不容易平復了一下情緒之后,有些微微的質問道:“為什啊?”

喬森頓了頓,清了清嗓子說道:“我們、不合適。”他結結巴巴的,好不容易才把自己想了許久的分手理由或者說是分手借口說了出來。

不合適?石小葦從來沒有想過,如此戲劇性外加懶惰和標準的男人分手的理由,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有些不甘心的石小葦用略帶奇怪的語氣說道:“我們那里不合適了?這么多年,我們不都處的好好的嗎?” 

喬森知道,這樣的理由縱使不能說是漏洞百出,但至少可以算得上是敷衍,然而石小葦斷然不是一個可以隨便敷衍的女孩子。

有些理虧詞窮的喬森想在說些什么,張開了嘴巴:“我......”

但是,他突然的發現,自己除了能說一個我字,似乎什么都說不出來,曾經想過的種種借口,在這個時候,都顯得*一擊。

石小葦似乎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些不易察覺的異樣,再次的伸出了她的手,抓住了喬森的手,說道:“喬森,你你看著我,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你告訴我,我們一起解決。”

石小葦目光如炬的看著喬森,她聽得出喬森的猶豫,她甚至可以從喬森的眼神中看到略微的不舍,她希望喬森是有難言之隱,而不是真的想分手。

但是,喬森卻只是看了一眼是石小葦,石小葦那清澈和明銳的眼神,讓他有了許些的內疚,于是他害怕和石小葦四目相對,為了不讓自己剛硬下來的心腸軟化,他的眼神躲閃開來。

石小葦看了他這般樣子,開始催促起來:“你回到我啊。”

喬森吐了一口氣,低下了頭,看著桌子,聲音低沉的說道:“你別問了。”

不肯放棄最后一絲希望的石小葦,搖了搖抓住喬森的那只手;喬森卻絕情的甩開了她的手,石小葦此時才確定,自己應該真的是要失去眼前這個男人了。

此時的石小葦身體有些癱軟的靠在了椅背上,她眼神倔強的看著面前這個熟悉的男人,這個男人迅速的在她的腦海中變得陌生。

喬森被這犀利的眼神看的有些發虛,他一直在猶豫是不是告訴石小葦實情,思量了再三,他還是下定了決心。

“我媽不喜歡你,她說我們門不當戶不對。她希望我找個家庭健全的女孩結婚,所以我們分手吧。”

這算是什么理由?家庭不健全又不是她石小葦的錯。

不過,即便是這樣,喬森還是站起了身子走向了吧臺,石小葦的目光一路追隨著喬森,還未到吧臺,喬森聽到后面有人叫了聲:“喬森。”

喬森站住腳步,但是并未回頭,他頓了頓,依然決然的走到了吧臺邊,結了賬,直接走到了門口,只給石小葦留下了一個背影。

石小葦,終于明白, 男人如果開始絕情,可以把曾經所有的感情、甜言蜜語還有承諾,踐踏成,形同陌路。

看著喬森無情的背影,石小葦眼眶一紅,在眼窩里打轉的眼淚開始一滴滴的滴在了面前的蛋糕里。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