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第一章 序幕

作者:菠蘿笠、朵兒、笙九|發布時間:05-22 14:04|字數:2007

戲園。

在鑼鼓點的指引下,石小葦踩著臺步,甩著水袖走了出來,咿咿呀呀的唱腔在戲臺上跌宕起伏。

說是戲班,班臺上也就只有昏昏暗暗的三四盞燈,由于電壓不穩,還時常有些閃爍。

在臺下的聽眾或大或小,風霜在了在他們的臉上展現出了歲月的無情,縱使最老的老人,也不會知道楊飛飛這樣泰斗級的人物的唱腔是何等的優美,畢竟上海,是個很遠很遠的城市,他們有的人走的最遠的地方,也許只是坐著渡船背著家里養的鴨子,上縣城賣了,買些鹽巴回來。

但是滬劇此刻離他們卻很近,近的就像是這臺上的女子,那么的近,近的幾乎觸手可及。

臺上的石小葦已經數不清的她這是第幾次登臺了,那唱詞熟悉的宛如乘法口訣表一般記憶猶新,她時常自嘲的說,自己幾乎就要是周邊村子里的名角了吧。

身上這件蟒袍里都不知道要被她磨破幾個小洞了,但是她能怎樣?這里交通閉塞,世世代代的莊稼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輾轉著他們的命運,唯一的消遣就是來這草臺班子聽聽戲罷了,時間總是需要消磨的。

她石小葦何嘗不是在消磨這時光的痕跡?

終于,定場板打響,隨著小孩子的歡笑和無所事事村民的鼓掌,石小葦退了到了幕后,在有些陳舊的梳妝臺前,慢慢的卸下了妝容。

當油膩的油彩被她用卸妝的布子擦掉,從鏡子中漏出了她有些俊秀,青澀的面容,柳葉彎眉朱唇點點,但是眼神中卻少了些少女該有的活力,多了幾分不知來歷的惆悵。

或許由于戲服太厚的緣故,石小葦覺得有些熱,頭上汗珠點點,她用布子擦了擦,全然不管身后工作人員的來回的忙碌,她似乎有著自己的世界,只屬于自己的世界。

卸下了裝扮,石小葦伸了伸懶腰,背上了小包,走了出去。

只是在她出去的那一刻,在另外一邊,一雙白色的運動鞋露了出來,一直在關注著石小葦的離開。

黃昏的斜陽從遠處有些溫柔的射了過來,蓋住了戲園的一切,包括石小葦的身形,順帶著在她的臉頰上留下一抹夕陽燦爛的霞光。

她腳下的青石板路的朝代已經無從考證了,有的地方甚至由于時間的洗滌,有著腳印的痕跡。

夕陽毫不吝嗇的把這青石板染成了美麗的金黃色,但是這幾千年來恒久不變的美麗似乎并沒有吸引住石小葦的注意,此時的她完全沉浸在耳機中的搖滾樂中,那才是她的世界。

夕陽最終還是放棄了試圖吸引石小葦的努力,快速的落入了遠處的地平線,老樹上的樹枝在微風下和夕陽揮了揮手,飄落的幾篇葉子落入池塘,微微驚出了一點漣漪;緊接著天色暗了下來。

時光,或許永遠都是這個樣子,從來沒有變過,從來沒有想改變過。

走了沒有多久的,石小葦看了她的車子,打開了車子,順手把包扔進了后座,坐進了車子,系好了安全帶,條件反射一般,她打開了車載的收音機。

她的車載收音機永遠都是停在音樂臺的,很快狹小的車廂就被電臺里的音樂給占據,由于音樂過于勁爆,石小葦甚至可以感受到車子的震動。

在這樣音樂中,石小葦似乎得到了發泄,她沉悶的心情瞬間被嘈雜的音樂給打的支離破碎,石小葦不由的在座位上扭動了兩*體,看著車外車來車往的人群,吐了口氣,這才覺得心口不在像剛才那么悶了。

她伸手調整了一下車子里的后視鏡,在后視鏡里照了照她的留海,用手指梳了梳,在看了看車子后面,確定一切安全之后,這才松開了手剎,用力的踩了一下油門,汽車如離弦的箭一般沖了出去。

盤山的公路上車流本就不多,但是每次拐彎的時候還是要按一下喇叭,看有沒有回應,就這樣,隨著山谷里響起的喇叭聲,小車在山道上蜿蜒前行。

石小葦開了沒有多久,眼前出現了一條大河,雖然太陽已經落山,但是黃昏的余光依然在這條大河的波浪上閃爍著......

明亮的玻璃窗內,喬森坐在沙發上,短發讓他顯得十分的精干,英俊的臉龐毫不失男子應該有的陽剛之氣,這樣的男子讓窗外偶爾路過的女子不由的多看了幾眼。

不過,這偷偷瞟過來的目光,卻沒有勾起喬森任何的注意,他打開了奶精倒在了純黑色的咖啡里,瞬間的咖啡的顏色變得成了我們認識的所謂的咖啡色。

接著他又撕開了糖包,倒了進去的,用勺子在滿滿的咖啡里均勻的攪拌著,勺子*在咖啡杯上,發出著清脆的響聲。

不過,喬森的注意力視乎也不再這杯滿滿的咖啡里,他一直在看著對面的石小葦。

石小葦此時的注意力完全在碟子中的那塊小糕點上,畢竟這塊糕點來之不易,這是這家店的招牌,每天只有三十個,想吃都要提前預定的。

想到這里,石小葦有些嗤之以鼻,這些商家都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開始學壞了,都去這么無聊的玩起了饑餓營銷。

不過說起來,這招牌的小糕點的味道到著實不錯,上面濃濃的巧克力層嘗一口就知道是用純正的巧克力做的,有著一種莫名的*感。

喬森看著石小葦小饞貓一般的吃相只覺得好笑,由于吃的真的不怎么淑女,她的嘴角沾了一些巧克力和奶油的,不知道怎得,反而有些可愛。

看著石小葦的樣子,喬森張開的嘴巴,本想說出來的話,卻如鯁在喉,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不過,石小葦卻突然開了口說道:“你說我第一次去見你父母,送你父母什么好呢?說起來還真有些緊張呢!”

說道這里,或許是由于女孩子的矜持,石小葦的臉上微微的有了些紅暈,畢竟這種事情她還沒什么經驗的不是?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那條河》,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